安徽时时彩规则|安徽时时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醫學論文 > 中醫學論文 > 骨傷科論文

交感型頸椎病患者采用頸椎穩定性訓練的效果分析

時間:2019-10-12 來源:按摩與康復醫學 作者:周祖剛,孔春燕,艾雙春 本文字數:5917字

  摘    要: 目的:探討頸椎穩定性訓練對交感型頸椎病的治療作用。方法:將90例交感型頸椎病患者隨機分為對照組和治療組,對照組采用頸椎整脊手法加頸椎牽引治療,治療組則在此基礎上聯合頸椎穩定性訓練,對治療前及治療3周后頸椎廢用指數、交感神經癥狀評分進行評估。結果:治療后,兩組頸椎廢用指數、交感神經癥狀評分均較治療前顯著改善,且治療組均顯著優于對照組(P<0.05);治療組愈顯率為90.2%,顯著高于對照組的59.52%(P<0.05)。結論:頸椎穩定性訓練聯合頸椎牽引和整脊手法治療交感型頸椎病效果顯著,應把頸椎穩定性訓練貫穿于整個后期康復治療中。

  關鍵詞: 交感型頸椎病; 頸椎穩定性訓練; 整脊手法; 牽引; 植物神經; 康復訓練; 療效;

  交感型頸椎病是由于頸椎退變導致植物神系統收到刺激或壓迫而出現的一系列癥候群,是較復雜的頸椎病類型,發病機制尚不明確,多認為與頸椎退變、頸椎關節移位不穩定、椎間隙變異及炎性介質影響有關[1,2]。臨床表現為植物神經功能紊亂,多數為交感神經興奮癥狀,常見癥狀有頸部不適、胸悶、失眠、多夢、頭痛、頭暈、視物模糊、記憶力減退、心悸、心率異常、咽部異物感、胃部不適、惡心、嘔吐甚至耳鳴、陣發性血壓升高等等。患者常常往返于心血管科、消化科、呼吸科等,但誤診率較高。目前治療以非手術治療為主,多采用藥物、針灸推拿、牽引等,療效尚不肯定。本研究自2015年以來在頸椎牽引和手法治療基礎上聯合頸椎穩定性訓練治療交感型頸椎病取得較好效果,現總結如下。
 

交感型頸椎病患者采用頸椎穩定性訓練的效果分析
 

  1 、資料與方法

  1.1、 一般資料

  選取2015年11月~2017年10月四川省綿陽市中醫醫院康復科收治的交感型頸椎病患90例,并隨機分為治療組和對照組各45例。在3周的治療過程及12周的隨訪中,7例患者退出研究,其中治療組4例、對照組3例,共83例完成整個研究并納入統計,其具體資料見表1。兩組患者性別、年齡、病程等一般資料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具有可比性。

  表1 兩組患者一般資料比較
表1 兩組患者一般資料比較

  注:組間比較,P>0.05

  1.2、 納入與排除標準

  1.2.1、 納入標準

  (1)五類癥狀中至少包括有3類以上癥狀[3]:(1)神經精神癥狀,如失眠、多夢、記憶力減退,共濟失調,行走不穩,胸悶、惡心、嘔吐;(2)頭部癥狀,如頭暈、頭痛、偏頭痛;(3)頸背部癥狀,如頸肩背部疼痛、酸脹,頸項部脹痛;(4)心血管癥狀,如心悸、心率失常,高血壓、低血壓,四肢發麻、發涼;(5)五官癥狀,如眼脹、眼花、視物模糊,耳鳴、耳聾、聽力下降,咽干、咽部異物感、鼻塞、流淚。(2)二類體征中至少有1類:(1)頸椎肌肉有壓痛、結節或條索樣改變;(2)椎間孔擠壓試驗陽性、壓頂試驗、旋頸試驗。(3)三類輔助檢查中至少包含1類:(1)X線提示頸椎生理曲度變直或減少,頸椎后凸,椎間隙變窄,椎體前后緣骨贅增生,椎間隙狹窄,頸項韌帶鈣化;(2)CT或MRI提示,頸椎或上胸椎椎間盤突出,頸椎或胸椎椎管狹窄,縱韌帶鈣化,黃韌帶肥厚,關節突或鉤椎關節增生或寰樞關節半脫位;(3)經顱多普勒或椎動脈彩超示:一側或兩側椎動脈狹窄、痙攣、血流速度變快或變慢。(4)年齡30~70歲。(5)簽署知情同意書。

  1.2.2、 排除標準

  (1)妊娠期婦女、年齡在30歲以下或70歲以上;(2)合并嚴重心腦血管疾病或肝、腎和造血系統嚴重原發性疾病、精神病患者,糖尿病患者空腹血糖>8.0mmol/L;(3)頸椎有結核、腫瘤和感染等;(4)合并有肩周炎、胸廓出口綜合征、腕管綜合征等所致以上肢疼痛為主的疾患。

  1.3、 治療方法

  對照組:頸椎牽引+頸椎整脊手法;治療組:頸椎牽引+頸椎整脊手法+頸椎穩定性訓練。

  1.3.1、 牽引治療[4]

  患者仰臥于牽引床上,根據病變部位決定牽引角度,C1~C3病變者以小角度(<10°)牽引,C5~C6者頸椎牽引繩相對于床面呈18°~25°,C7~T1病變時呈30°,牽引重量按患者體重(kg)的10%計算,持續牽引25min,每天1次。

  1.3.2、 頸椎整脊治療

  采用龍氏正脊療法治療[5]:患者仰臥位,采用推拿正骨和四步十法。(1)放松手法:使患者頸椎軟組織充分放松。(2)正骨手法:采用“定點”的阻力和“動點”的動力合力下而瞬間復位,再根據病變部位和錯位情況分別采用搖正法、推正法、搬正法及牽引下正骨等正骨十法。(3)強壯手法:通過行氣活血手法,調理軟組織的平衡機能。(4)痛區手法:關節復位后,在痛區局部施行放松手法。手法治療每天1次,每次20~30min。

  1.3.3、 頸椎穩定性訓練

  采用頸部肌群的節律性等長抗組訓練。(1)Sphinx式[6]:俯臥位,前臂支撐,肩胛后撤、聳肩、上胸部下沉;點頭時頭頸滑動,肩胛下壓,背部上頂,保持這一位置,自然呼吸,拉長頭頸脊柱;維持8s,5次/側。(2)Wall Angel式:站立位,雙足離開墻約10cm,肩部靠后,手臂、頭部、腰背部及臀部靠墻,雙手掌向前,肩關節外展90°,肘關節屈曲90°靠墻,將手腕橈側靠在墻上,胸骨回撤,腰背部靠墻,屈曲的上肢靠墻上下移動,不伴聳肩或下頜前探;8次/組,2組/次。(3)患者坐位,治療師坐于患者后側,右手置于患者右側,保持頸椎正立;逐漸施加向左側屈力量,同時要求患者向右側作對抗性用力,力量由輕到重,始終保持頭部不動,每次收縮8s;對側同前。(4)患者仰臥位,在枕部下方墊薄枕以保持面部水平,雙手交叉置于胸前,然后頸部用力使后背及雙肩略抬離床面,維持8s;注意配合自然呼吸,避免憋氣。(5)患者處于俯臥位,雙手交叉于背后,保持面部水平,然后頸部后側用力使肩及前胸部略抬離床面,維持8s放下。(6)患者站立位,頸部在上、下、左、右、前、后6個方向進行運動,每個方向末端需用力維持8s;注意自然呼吸,避免憋氣。訓練中要求患者的體位選擇,治療師施加力量及維持時間以不誘發患者癥狀加重為原則;在能耐受情況下,可在各個運動方向上進行多點等長收縮訓練,可借助自身重量施加適當阻力。各組肌群均練習3組,每組5~10個,組間休息1~2min;每天1次,前3次訓練可適當降低強度。以上治療每周6天,共治療3周。

  1.4、 觀察指標

  分別于治療前、治療3周后及治療結束后12周隨訪中采用頸椎廢用指數[7]、交感神經癥狀評分[8]進行療效評價,并觀察安全性。(1)頸椎廢用指數,分別于治療前、治療后對相關癥狀與體征進行評分,得分越高表示程度越嚴重。(2)交感神經癥狀評分:依據患者交感神經癥狀出現的頻次,給予不同分值。最常見癥狀包括眩暈、頭痛及惡心嘔吐,每項按程度分為4級,計0~3分;其次為耳鳴、視物模糊、心慌、心動過速/過緩、記憶力減退等,每項計0~2分;胃腸道不適及出汗、面紅等其它癥狀相對較為少見,有癥狀計1分,無癥狀計0分。記分0~6分為輕度,7~14分為中度,15~20分為重度。(3)療效標準:按照公式計算癥狀積分減少百分比:癥狀積分減少(%)=(治療前積分-治療后積分)/治療前積分×100%。治愈:原有各病癥完全消失,癥狀積分減少≥90%,頸、肩肢體功能恢復正常,參加正常勞動和工作;顯效:原有各類癥狀減輕,70%≤癥狀積分減少<90%,頸、肢體功能明顯改善;有效:原有各型癥狀減輕,30%≤癥狀積分減少<70%,心慌、氣短、頭痛等癥狀及肢體功能均有改善,但均不顯著;無效:癥狀無改善,癥狀積分減少<30%。(4)安全性指標:記錄兩組治療過程中可能出現的如主癥加重,或暈厥、頸部疼痛加重及皮膚損傷等不良反應,并分析其原因。

  1.5 統計方法

  計量資料以均值加減標準差表示,兩組間均值比較采用兩獨立樣本t/t′檢驗;自身前后對照均值比較,采用配對t檢驗。計數資料兩組構成比和等級資料比較,以頻數(f)、構成比(P)和平均秩次(Rˉ)表示,采用Mann-Whitney U檢驗。兩組百分率比較采用Fisherχ2檢驗;均由SPSS 19.0統計軟件進行數據統計。α=0.05。

  2、 結果

  2.1、 頸椎廢用指數

  兩組患者治療前頸椎廢用指數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經3周治療后,兩組與治療前比較評分均顯著下降,差異均有統計學意義(P<0.05);治療組評分下降更顯著,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并持續至治療結束后12周隨訪時,見表2。

  表2 兩組患者治療前后頸椎廢用指數比較
表2 兩組患者治療前后頸椎廢用指數比較

  注:與治療前比較,(1)P<0.05;與對照組比較,(2)P<0.05

  2.2 、交感神經癥狀

  兩組患者治療前交感神經癥狀評分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經3周治療后,兩組與治療前比較評分均顯著下降,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治療組評分下降更顯著,與對照組比較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并持續至治療結束后12周隨訪時,見表3。

  表3 兩組患者治療前后交感神經癥狀評分比較
表3 兩組患者治療前后交感神經癥狀評分比較

  注:與治療前比較,(1)P<0.05;與對照組比較,(2)P<0.05

  2.3、 臨床療效

  經3周治療后,治療組愈顯率為90.24%,對照組為59.52%,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治療組顯著高于對照組,見表4。

  表4 兩組臨床療效比較
表4 兩組臨床療效比較

  注:與對照組比較,(1)P<0.05

  2.4、 安全性

  在研究中,發現有5例患者在首次牽引后有輕微頭暈癥狀,經休息后癥狀好轉,在調整牽引強度后未再出現;有4例患者在行手法及頸椎訓練后次日出現頸肩部肌肉酸痛,經休息及調整手法及訓練強度后未再發作。兩組均未見頭痛、頭暈、暈厥等其他不良反應。

  3、 討論

  交感型頸椎病是位于頸椎橫突前方的頸交感鏈受到刺激,其周圍并無堅韌的組織,又呈曲折走行,局部有一定的活動度,因此比較松弛,但由于交感神經與頸椎前方關系緊密,頸椎周圍骨與軟組織的機械或炎癥刺激均可累及頸交感神經,導致顱內血管收縮,出現短暫缺血。如后循環缺血會引起眩暈、耳鳴、耳聾等癥;大腦缺血會引起記憶功能降低、頭脹痛頭昏頭暈,甚至情緒不穩等表現。而這些因頸交感神經刺激后表現的植物神經紊亂癥狀,患者容易被誤導為內科疾病,經常在心內科、呼吸科、消化科等反復就診,輔助檢查多為陰性,診治效果差,為病患帶來極大困惑。杜建明[9]認為頸椎不穩、頸椎間盤退變、寰樞關節紊亂、鉤椎關節退變甚至錯位、頸肌勞損等病因刺激植物神經達到相應閾值時才產生相關癥狀,但刺激植物神經的閾值無法用肌電圖或MRI等影像學來衡量,臨床暫時無確切的評價方法。

  頸椎牽引可以消除頸椎關節囊和頸椎周圍肌肉、韌帶的僵硬和攣縮,從而減少對頸部交感神經纖維的刺激[10]。本研究中采用龍氏整脊手法,通過正骨理筋,對頸椎采用不同角度的牽引治療,可恢復椎間隙高度、緩解頸椎間盤內壓力,改善椎間孔的容積,有效緩解神經根壓力,減輕對椎動脈的刺激,恢復頸椎解剖位置,有利于局部組織血供、消除炎癥,從而恢復頸椎的骨關節與韌帶的靜力平衡[11,12]。

  頸椎穩定由內外穩定系統構成:內源性穩定是由椎間盤、附件、椎體及周圍的韌帶組織構成,又稱靜力平衡;由附著于頸椎周圍肌肉及神經系統的調控是外源性穩定,其由附著于頸椎周圍數從肌肉和神經系統的協調控制,又稱動力平衡[13];兩者必須內外協調穩定。交感型頸椎病患者的治療中若僅僅處理靜力系統,癥狀改善不能持久,動力平衡系統的穩定才是這類患者癥狀得以持續改善的有力保障。基于此,本研究中頸椎穩定性訓練就恰恰切中了這個關鍵點,通過頸椎周圍肌群尤其是后側肌群的強化訓練,使長期因伏案、低頭等動作而處于肌力衰退的肌群得到強化,肌肉的順應性得以改善、肌力的增強,有力保證了頸椎的穩定性,周圍的韌帶、組織對交感神經的刺激得以減少或停止[14],從而使紛繁復雜的交感癥狀得到明顯改善。

  研究中不難發現,治療組頸椎廢用指數改善程度顯著優于對照組。Ylinen JJ等[15]對照了等長收縮與等張收縮兩種方法,研究顯示緩解頸痛采用等長收縮更有優勢,如繼續采用等長收縮的訓練方式治療因等張收縮組效果不佳的患者同樣可以達到良好效果。同時,頸椎因過度活動產生的副作用也可以通過等長收縮訓練得到改善,增加頸部肌力。本研究發現,治療組積分顯著減少,可能與治療組在訓練中通過多點等長收縮訓練,從而使頸椎穩定性得以改善有關。

  治療組交感神經癥狀評分改善程度顯著優于對照組,說明頸椎牽引加頸椎手法治療基礎上聯合頸椎穩定性訓練療方案療效更為滿意;并且在治療結束后12周的隨訪中,治療組患者對頸椎穩定性訓練很滿意,并能堅持進行家庭訓練,也對此得到充分的證實。Ylinen JJ等[16]認為慢性頸痛患者采用等長收縮訓練是有效的,只要堅持訓練,在主觀癥狀上和頸部力量上均可以得到良好維持。本研究鼓勵患者在家中主動進行自我穩定訓練,這些訓練均提前經過研究者評估為安全有效的。

  從安全性來說,本研究雖然部分患者因牽引和手法有些不適癥狀,但經休息和調整牽引、手法的力度,癥狀均已控制,能夠并且愿意繼續完成本研究。在頸椎穩定性訓練過程中,研究者采用循序漸進的方式,使患者逐漸適應這種訓練模式,并鼓勵其在訓練過程中努力發現問題并提出來,從而得以及時解決。因此在整個訓練過程中,治療師和患者之間保持了良好的反饋,互動良好,并未產生不適,更未出現不良反應。

  本研究結果提示,在交感型頸椎病的治療中,頸椎穩定性訓練相當重要,頸椎內源性穩定可加強頸椎動力平衡,進行頸椎穩定性訓練,頸周肌群肌力增加,尤其是肌群之間協同收縮于穩定得到增強,交感神經鏈解除了刺激和壓迫,從而減少頸椎的殘損,使植物神經癥狀減少或消失。由于交感型頸椎病療效的持續穩定有賴于患者平常的良好用頸習慣和正確有效的頸椎穩定性練習,這是康復科醫護人員需要長期健康宣教的內容,也需要醫患雙方加以重視,大力推廣頸椎穩定性訓練。

  參考文獻

  [1]張穎.交感型頸椎病誤診37例[J].醫學理論與實踐,2007,20(5):557-558.
  [2] 吳廣森,劉憲義,馬忠泰,等.頸椎節段不穩在交感型頸椎病中的作用[J].中國脊柱脊椎雜志,2008,18(4):261-265.
  [3] 國家中醫藥管理局.中醫病證診斷療效標準[S].南京:南京大學出版社,1994:189-190.
  [4]劉琳.頸椎牽引結合星狀神經節阻滯治療頸性眩暈療效觀察[J].臨床醫學工程,2009,16(4):110.
  [5] 龍層花.脊柱病因治療學[M].香港: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2009:188-192.
  [6]Liebenson C.脊柱康復醫學--高級理論與臨床實踐[M].北京:人民軍醫出版社,2012:241-250.
  [7] Vernon H,Mior S.The Neck Disability Index:a study of reliability and validity[J].J Manipulative and PhysiolTher,1991,14(7):409-415.
  [8]王新偉,顧韜,袁文,等.伴交感神經癥狀頸椎病臨床評價初步探討[J].脊柱外科雜志,2007,5(4):193-197.
  [9] 杜建明,丁曉方,杜梁棟,等.交感型頸椎病的綜合保守治療臨床研究[J].南京中醫藥大學學報,2010,26(5):351-352.
  [10]韋福海.牽引、中藥外敷配合推拿對交感神經型頸椎病患者頸椎功能的影響[J].按摩與康復醫學,2017,8(8):23-24.
  [11] 陸開旭,馬在培,郭建香,等.龍氏正脊療法結合小針刀治療神經根型頸椎病[J].中醫正骨,2014,26(8):18-21.
  [12]展浩.推拿按摩聯合牽引及中藥外敷治療交感型頸椎病效果評價[J].按摩與康復醫學,2018,9(23):22-23.
  [13]于丁,林彩娜,栗曉,等.漸進抗阻肌力訓練對與工作相關的慢性頸痛療效的研究[J].中國康復醫學雜志,2015,30(6):587-591.
  [14] 方健輝,林志達,林俊文,等.廣東省專業運動員頸椎病調查分析[J].中國運動醫學雜志,2005,24(3):348-349.
  [15]Ylinen JJ,Takala EP,Nyk?nen MJ,et al.Effects of twelve-month strength training subsequent to twelve-month stretching exercise in treatment of chronic neck pain[J].J Strength Cond Res,2006,20(2):304-308.
  [16]Ylinen JJ,H?kkinen AH,Takala EP,et al.Effects of neck muscle training in women with chronic neck pain:one-year follow-up study[J].J Strength Cond Res,2006,20(1):6-13.

    周祖剛,孔春燕,艾雙春,張昭,袁秀麗.頸椎穩定性訓練治療交感型頸椎病的臨床療效[J].按摩與康復醫學,2019,10(20):8-11.
      相關內容推薦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安徽时时彩规则 开汽车修理赚钱吗 pk10赛车开奖记录结果 板球如何看比分 湖南幸运赛车开户 黑红梅方3.8倍技术打法 为什么最近答题赚钱火了 大乐透复式方案 彩神幸运飞艇冠军5码app 免费领种子赚钱的农场 聊天女仆破解版vip 快乐8登录注册 时时彩龙虎和是什么 福彩3d投注金额计算表 波克捕鱼是腾讯游戏吗 双色球彩票大奖排行 火龙果分分彩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