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时时彩规则|安徽时时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文學論文 > 民間文學論文

徐福東渡傳說歷史記憶的建構過程

時間:2019-09-21 來源:浙江海洋大學學報 (人文科學版) 作者:李曉雯 王穎 本文字數:7520字

  摘要:民間故事的歷史記憶建構過程是在歷史發端與歷史文本故事化的基礎上,通過地域空間載體物化記憶的方式來進一步加深對民間故事的記憶。在浙東地區民間廣泛流傳的徐福東渡傳說,也正是從語言文字記憶與空間記憶兩個層面來建構的。梳理徐福東渡傳說這一歷史記憶的建構路徑,對當下對民間故事的重構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關鍵詞:徐福東渡傳說; 民間故事; 歷史記憶; 浙東地區;

  作者簡介:  李曉雯 (1998-) , 女, 浙江寧波人;;  王穎 (1963-) ,男, 浙江定海人, 教授, 研究方向:海洋文化研究。;

Historical Memory Construction of Folk Tales--A Case Study of the Legend of Xu Fu Taking a Sea-Voyage Eastward in East Zhejiang

  Abstract:The process of constructing the historical memory of folk tales is to further deepen the memory of folk tales by materializing the memory of regional space vehicles on the basis of both the historical beginning and the dramatization of historical texts. The legend of Xu Fu taking a sea-voyage eastward, which is wildly popular among the people in East Zhejiang area, is also the very element to indicate its construction from the two levels of both language memory and space memory. It is of great realistic significance to reconstruct the current folk tales by teasing the constructing path of the historical memory of the legend of Xu Fu taking a sea-voyage eastward.

  Keyword:the legend of Xu Fu taking a sea-voyage eastward; folk tales; historical memory; East Zhejiang area;

  民間故事誕生于勞動人民的現實生活之中,經過幾千年口耳相傳,在無數人的收集和整理下,逐漸成型為一種散文體敘事藝術創作,成為民間文學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一筆不可替代、無法復制的獨特文化資源。民間故事根據著名民間文藝學家鐘敬文先生主編的《民間文學概論》,廣義的民間故事分為神話、民間傳說和狹義的民間故事三大類。由于民間故事在旺盛的生命力下產生了變異性的特征,民間故事的體裁界限變得相對模糊,因此本文所探討的民間故事是包括神話、民間傳說、狹義民間故事在內的廣義概念。由于民間故事存在集體創作和代際相傳的特征,其蘊含的本質是一定時期內社會集體對共同歷史文化、共通精神情感的高度認同,并隨著時間的沉淀凝聚成社會集體歷史記憶的重要見證。因此,剖析民間故事歷史記憶的建構過程,有利于進一步了解民間故事發展的內在邏輯和挖掘民間故事內在的文化財富。

  徐福東渡是存在諸多歷史爭議的歷史懸案,但也不再是純粹的歷史事件。千百年來,徐福東渡傳說以民間故事的形式在社會勞動人民群體中口耳相傳,世代傳播,不僅在中國的浙江、山東、河北、江蘇等省廣泛流傳,徐福東渡傳說在日本、韓國等地也留下了諸多的印跡。盡管從上個世紀開始,徐福東渡曾一度成為歷史研究、文化討論的重點,但對于歷史記憶建構視角的研究還未曾涉及。

  2008年,浙江省象山縣和慈溪市申報的“徐福東渡傳說”被收錄于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以慈溪、象山、岱山為代表的浙東地區是徐福東渡傳說代表性的重要生息之所。浙東地區因其深厚的文化背景和頻繁的海洋交流,群眾集體的歷史記憶呈現地域性特征,使得浙東徐福東渡故事在傳播流變的過程中與其他地域的故事存在一定的差異性。本文就以浙東地區的徐福東渡傳說為考察對象,從縱向的歷史演進解讀民間故事演變發展的內在規律,依托文本與空間這兩種記憶途徑探究徐福東渡傳說歷史記憶的建構過程。同時通過浙東地區徐福東渡傳說保存和利用的現狀,探討民間故事的現實文化意義和當代發展路徑。

  一、浙東徐福東渡傳說的歷史發端

  民間故事是民眾的“歷史記憶”,保存著民眾對于歷史的朦朧回憶。[1]有些民間故事發生背景年代含糊不清,有些故事則發端于真實存在的歷史事件。徐福民間傳說就是典型的有明確歷史背景,結合事實與虛構的民間故事。《史記》是記錄徐福東渡故事的濫觴,卷六《秦始皇本紀》記錄了徐福東渡事件的背景--“齊人徐巿等上書,言海中有三神山。名曰蓬萊、方丈、瀛洲,仙人居之。請得齋戒,與童男女求之。于是遣徐巿發童男女數千人,入海求仙人。”[2]公元前219年,齊人方士徐福(徐市)向秦始皇進言說要率領數千具有先進工藝的技術人員和童男童女,并攜帶五谷種子,乘船出海尋找海上仙山尋求長生不老仙藥。在秦始皇的許可下,徐福正式開啟了東渡之行。但徐福一行出海數年,尋找神山一直未果。公元前210年,秦始皇東巡至瑯琊郡,徐福以出海遇鮫魚阻礙無法遠航為由,要求增派射手對付鮫魚。秦始皇便派遣射手射殺海中鮫魚。之后徐福再度率眾出海。

  徐福東渡故事的結尾在《秦始皇本紀》中未曾交代,而是記錄于《淮南衡山列傳》伍被的供述書中。書中說徐福出海后遇“平原廣澤”,便“止王不來”,停下來自立為王,不回來了。作為一個紀傳體史傳文獻,《史記》的記錄方式是典型的歷史書寫,寥寥數筆勾勒了徐福東渡的歷史事件,缺乏歷史的細節。徐福東渡的具體地點和過程未曾記錄,為后人的加工創作提供了巨大的發揮空間。《史記》為浙東徐福東渡傳說提供了歷史的源頭,有了中國第一部正史的介入與正名,人們對徐福東渡傳說的記憶變得有史可循,更加明確清晰。

  二、歷史記憶:語言文字與空間實物的雙重建構

  民眾對民間故事的記憶是民間故事千百年來得以活態傳承的前提,其記憶的建構方式大致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以口頭文本與文獻記錄的語言文字形式存在,另一類以空間實物形式存在,山川、河流、廟宇、雕塑都因附著了流傳的故事而具有了意義。歷史記憶的本體是久遠的,但傳承主體可以通過語言文字符號、歷史遺存的尋跡,分析、推導甚至再現過去的情景。對浙東徐福東渡傳說歷史記憶的建構方式的探索,本文擬從語言文字記憶建構與空間記憶建構兩個層面來分析。

  (一)語言文字記憶建構:歷史文本的故事化

  浙東徐福東渡傳說發端于《史記》記錄的歷史事件。但這個語焉不詳的歷史事件在后世的敘述和闡釋中,在主客觀的影響下剝離歷史原貌發展成為流傳于民間的傳說故事,即從歷史文本完成到民間故事的轉化。浙東徐福東渡傳說首先在歷史文本故事化的語言文字層面完成了歷史記憶的初步建構,而歷史文本的故事化在漫長的歷史發展中有著一定的建構過程。

  徐福東渡故事自發端后,沿襲著《史記》的記載,各史書、地方志中關于徐福的記載未曾中斷,每每涉及便不斷增飾細節,對歷史原型進行加工完善,甚至加以虛構想象。在《漢書》中,徐福東渡是這樣記錄的--“秦始皇初并天下,甘心于神仙之道,遣徐福、韓終之屬多齋童男童女入海求神采藥,因逃不還,天下怨恨。”[3]“徐福得平原廣澤,止王不來。于是百姓悲痛愁思,欲為亂者十室而六。”[4]對比《史記》不帶傾向的記敘,《漢書》在記敘中加入了“天下怨恨”“百姓悲痛愁思”等表達百姓對徐福東渡事件看法的描述,也由此可見徐福東渡事件已成為民眾議論的對象為世人所知。南朝的《后漢書》也有記載徐福東渡的故事:“會稽海外有東鳀人,分為二十余國。又有夷洲及澶洲。傳言秦始皇遣方士徐福將童男女數千人入海,求蓬萊神仙不得,徐福畏誅不敢還,遂止此洲,世世相承,有數萬家。人民時至會稽市。會稽東治縣人有入海行遭風,流移至澶洲者。”[5]其中“傳言”二字也從旁印證此時徐福東渡已脫離純粹的歷史事件作為民間故事流傳開來。而《后漢書》在前人記敘的基礎上,也增添了“會稽東治縣人”即浙東百姓與徐福東渡的歷史關聯。如同《后漢書》的記敘,唐代《括地志》也留下了浙東地區與徐福后人易市的文字。明朝天啟年間《慈溪縣志》載:“秦始皇登此山,謂可以達蓬萊而東眺滄海,方士徐福之徒,所謂跨溟蒙,泛煙濤,求仙采藥而不返者。”清代乾隆年間《象山縣志》記:“徐福隱跡于棲霞觀,發舟至亶夷,蓋聞始皇至鄮,故發舟避之,始皇去而仍返。”浙東慈溪和象山的縣志都記錄了徐福在當地活動的故事。這些加工于徐福東渡歷史事件的歷史性敘述的文字加深了浙東地區與徐福東渡的聯系,也為徐福東渡故事在浙東地區的流傳建構了語言文字記憶。

徐福東渡

  由于民間故事口頭性特征帶來的變異性,徐福東渡故事在流傳的過程中由于時代背景或生活環境的變化被傳播群體自然而然地進行了在地化的改動。這種在地化的改動區別于上述歷史性敘述的加工,更多的呈現出文學性敘述的特點。民間故事的文學性敘述跳脫于歷史的框架,不以考證史實為目的,其來源或與歷史有直接或間接的聯系,或在歷史基礎上經過口頭傳播虛構想象、無中生有,并在口頭傳播的基礎上提煉形成文字記錄。民眾口口相傳的民間故事是少數人的歷史記憶,它通過代際傳承和人際傳播的記憶傳播形式,發生在記憶發出者和記憶接收者兩個群體之中。民間故事口頭講述、傳播的記憶難以完全保存,使得民間故事口耳相傳的口頭創作過程的難以追尋。但在口頭記敘基礎上加工創作的文學性敘事卻間接記錄了民眾的故事記憶。歷史記憶在文學性敘述文本新的建構過程中,徐福東渡傳說中承載的歷史元素逐漸淡化。基于歷史原型重新加工創造的或直接或間接關聯的民間故事就是歷史文本故事化的產物。文學性敘述文本從歷史文本完成故事化的轉變,大致有以下幾種方式。

  第一,增添新的故事情節豐富民間故事的內容。歷史文本給民間故事提供發展背景,創作者加入新的故事情節之后,文本就跳出歷史敘述的框架,勾畫出一個全新的民間故事。記錄象山徐福東渡民間故事的著作《徐福與象山》中敘述了一個徐福請教當地老人用梓樹腦治腹瀉救人的故事。[6]這則民間故事生動描寫了徐福船隊來到象山爭食當地特色海鮮,結果眾人腹瀉再到被救治的場景。在這則故事中,象山本土的食物和治療腹瀉土方經由徐福東渡歷史背景被著重介紹,在取材歷史的同時也記錄了傳統食物和民間偏方的本土元素,實現了民間故事的在地化創造。

  第二,增加人物對話推動故事情節的發展。《史記》中記載安期生是隱于蓬萊仙島的仙士,秦始皇為了求得長生不老仙藥,就派徐福東渡尋覓安期生的蹤跡,但《史記》并未有徐福與安期生相見的記錄。但在象山境內流傳的《徐福與東瀛仙山》故事中,徐福不僅尋訪到了安期生,還與其進行了大段的對話,最終得到了他手中的長生不老藥。[7]對話的展開不僅豐富了歷史人物形象,也推動了故事的展開,豐富情節,引人入勝。

  第三,增添神話色彩改變歷史原型人物。流傳于岱山的《紫霞洞的傳說》生動描繪了徐福東渡時驚擾東海龍王壽宴后發生的一系列故事。中國古代神話傳說人物東海龍王的出現及非現實場景的描繪,使這則徐福東渡故事帶上濃厚的奇幻元素。此外,流傳于象山的徐福與蝙蝠結友、徐福降服玉兔精、徐福點化水牛精的故事,也都賦予徐福超現實能力,在淡化歷史元素的同時,為民間故事注入奇異瑰麗的神話色彩。

  (二)空間記憶建構:記憶載體的實物化

  民間故事都有其流傳的地域性,一定范圍內的空間就成為這個民間故事發生的重要場所。故事在地域內部流傳的過程中,會和地域空間產生各種聯系,形成民間故事在某一區域內部的空間記憶。一方面是與物質實體如刻碑、廟宇、雕塑等等發生關系,這些實體就是民間故事在一定的空間范圍內形成的“實體化”的記憶載體。另一方面則是與空間的文化符號互相影響,主要是故事中的情節、人物等與該區域的地名聯系起來。

  “徐福東渡”故事中流傳下來的歷史遺跡和地名等和人們世代口耳相傳的故事緊密相連,幾乎成為渾然一體。在浙東地多處流傳著與徐福東渡有關的遺跡和地名。如在慈溪流傳著達蓬橋的傳說。相傳明正德年間,江西巡撫孫燧(慈溪龍南孫家境人)來達蓬孫家探親,見村上有一大蓬山木橋不甚牢固,行人不便且有危險,便提議在這里造一座石橋。因其位置在達蓬山下,為了紀念達蓬山徐福到達蓬萊,便取名為“達蓬橋”.在慈溪還有關于徐家祠堂由來的傳說。相傳徐福東渡后,徐氏后裔在徐家山東端的虎頭山上設立望火塘,為徐福返航導航,在白沙灘對面山上20公尺面的一塊坐南朝北的平地上建立徐家村,建造了徐家堂前,并設立了徐福的長生牌位。此外,“龍門坊”也是與徐福故事相關的一個遺址。徐福為解決三千名童男童女、諸工百作和護衛兵丁五千余人的吃飯問題,奏請秦始皇同意在達蓬山秦渡庵以西的岡子上辦起了磨坊。因這里的磨坊是皇家需要才建立起來的,便命名為“龍門坊”.[8]除了慈溪,舟山也有徐福故事的古跡,在岱山島的山嘴頭上有一處涼亭,相傳是徐福所攜童男在風浪中幸免于難,其后人為緬懷徐福所建。[9]在象山也有多處與徐福東渡有關的地名、歷史遺跡,如位于象山縣丹西街道方井頭的丹山井,相傳為秦代方士徐福所鑿。后來梁代陶弘景于此煉丹,并投丹于井,因此名為丹井,俗稱丹山井。[10]還有蓑衣巖、古篆石刻的遺跡,該蓑衣巖不似蝌蚪文,又不像隸書,也類似石鼓文那種形體的文字,后人認為是先秦時代秦還未統一中國時的文字,相傳是徐福隱居象山的時候所刻下的。此外在象山還有蓬萊山、蓬萊觀、壟船徑、船倒山等與徐福傳說相關的地名和古跡遺址。這些古跡遺跡的存在大大增強了“徐福東渡”故事的可信性,增加故事在民眾心目中的親和力,并且在世代流傳中深入人心。而這些古跡遺址則因“徐福東渡”傳說成為了有故事色彩的地方,變得有血有肉,正因為傳說故事的不朽魅力和影響力使這些遺跡也隨之聲名遠播。

  徐福東渡的故事在浙東沿海地區流傳非常廣泛,該故事之所以能夠在浙東流芳百世,很大程度上是有賴于這些具有紀念意義的古跡遺址的存在。慈溪、舟山等地隨處可見的遺跡以及富有故事性的地名,極易勾起人們對徐福傳說的記憶,只要“物”存在,人民的記憶鏈條就不會中斷,因此民間故事的空間物化記憶的存在是其歷史記憶建構的重要部分。

  三、民間故事的當代建構

  從徐福東渡故事的歷史記憶建構過程,我們可以發現民間故事的傳承是以歷史記憶為前提的,人民對故事的記憶主要依靠兩種機制。首先是以文本記錄和口耳相傳為主的語言或文字形式。有些民間故事在其最初發端時期甚至可能記載在史書中,有著明顯的歷史根據。當然,也并非所有的民間故事都能追溯明確的歷史,民間故事作為民眾的集體創作,有史實支撐固然很好,沒有也無妨,究其本質,民間故事更多是屬于歷史長河之中人民不斷進行再創造的文化形式。民間故事歷史記憶建構的另一種方式是以空間中的實物為載體的空間記憶形式,主要是與故事相關的某種實物如島嶼、山川等自然物體以及刻碑、廟宇等等人工建筑或物品,我們對故事的繼承只有通過這些文字、符號、古跡等加以推理和想象才能追溯其故事的情景。“物”是喚醒記憶的源頭,民間故事在一定區域內通過創造和建筑各種遺跡、實物,形成了該故事穩定、獨特的記憶場,因為與奇妙曲折的故事相關聯而具有了有趣的意義,它是人們理解、記憶故事的物質導體。若是紀念物消失,人們對故事的記憶活動也會隨之減弱或消失。所以與故事緊密聯系的“物”存在的價值于后世而言則是喚醒人們對故事的某種潛藏記憶,是人們追溯和還原故事場景的重要中介。

  民間故事的歷史記憶建構過程一則是自上而下、從古至今的語言文本記錄,其二便是前后、左右流動的空間記憶。二者相輔相成,使徐福傳說的民間故事成為一種時空文化的連續體。正是由于這兩個記憶機制的相互作用,徐福傳說得以經歷歷史的風霜而能流傳至今、歷久彌新。對其歷史記憶建構過程的了解,對于當下對民間故事建設更具有重要意義。

  首先要求我們重視歷史文獻的重要性。一方面盡可能地挖掘古代文獻中各個民間故事的歷史與文化的記載,并進行系統的分析研究。將民間故事的歷史與文化有機地結合起來進行研究,豐富民間故事研究的內涵和空間。另一方面,加強當下對民間故事的數據化整理。民間故事依靠口耳相傳,但也面臨著退出歷史舞臺的危機。有不少我們今天看到的民間故事是已經離世的老人家口述被記錄得以留存的。也有不少故事或許早已銷聲匿跡。因此必須要大力開展民間故事的收集儲存工作。對于“徐福”傳說故事的收集成果并不多,目前較完整的成果有2007年出版的《徐福志》一書,該書收入山東、河北、浙江三省徐福的故事共17則,其中浙東地區僅有慈溪和岱山,而像象山這樣的重要地區卻被忽略了。運用現代科技對民間故事進行數據化存檔,建立各個地區民間故事的數據庫是我們保護民間故事的基礎性工作之一。建立數據庫不僅有利于儲存故事信息,也便于檢索相關信息,還可以為民間故事后續研究提供豐富資料。

  另外,我們也要充分利用民間故事故事所賦予“物”的文化內涵,將故事的“物”轉化為當地旅游文化資源,積極為地區的經濟、文化建設做貢獻。民間故事在開發傳統旅游產品時可以充實和豐富其文化內涵,提升其文化層次。如在岱山,徐福文化在旅游實體中不斷地被重視和充實,當地在徐福傳說發生的地方恢復當時的景觀,如“海天一覽亭”、徐福公祠、徐福文化村。慈溪雅戈爾集團也充分利用徐福文化的影響力在達蓬山打造徐福主題公園。旅游景觀若是沒有歷史文化意蘊,其本質是空虛呆板的。而民間故事無疑是使自然、文化景觀更加耐人尋味的文化添加劑。

  雖然目前已經有不少學者開始對民間故事進行搜集、整理及研究工作,但整體上學界對民間故事的重視仍不夠。流傳于民眾中的各類非物質文化遺產面臨著嚴峻的傳承困境,許多傳之既久的口頭作品傳承中斷了。民間故事作為一種不斷累計的集體記憶,雖然它的故事內容也許大部分是虛構的,但它反映的人民的思想方式、生活環境、美好愿望都是真實的。先民將民間故事與當地的某個實實在在的紀念物以及地名聯系在一起,這些具有紀念性的實物及文化符號是民間故事在歷史長河中綿延的見證者,它所承載的是一個故事經過長時間流傳在群眾中沉淀的集體性記憶。它與歷史之間藕斷絲連的層層關系更是使其多了一層戲說歷史的趣味性。了解民間故事的歷史記憶建構的機制并且挖掘其中的形成發展過程,能夠使我們更加深入理解為何民間故事這類特別的文化形式能夠綿延千百年而不衰的奧秘,同時對于目前民間故事的保護及利用更是有重大的理論指導意義。

  參考文獻

  [1]顧希佳。浙江民間故事史[M].浙江:杭州出版社, 2005:3.
  [2] 司馬遷。秦始皇本紀[M]//史記:卷六。北京:文學古籍刊行社, 1955:116.
  [3] 班固:郊祀志·郊祀志下[M]//漢書:卷二十五。北京:中華書局, 1962.
  [4]班固。蒯伍江息夫傳[M]//漢書:卷四十五。北京:中華書局, 1962.
  [5]范曄。東夷列傳[M]//后漢書:卷八十五。北京:中華書局, 1965.
  [6] 徐昌標講述, 徐能海整理。梓樹腦[M]//徐福與象山。象山:象山縣徐福研究會, 2009:123.
  [7] 黃小法講述, 倪水汶整理。徐福與東瀛仙山[M]//徐福與象山。象山:象山縣徐福研究會,2009:107.
  [8] 黃松茂講述, 滕占能整理。龍門坊[M]//徐福志。青島:中國海洋大學出版社,2007:309.
  [9]羅勝榮講述, 滕占能整理。海天一覽亭的傳說[M]//徐福志。青島:中國海洋大學出版社,2007:314.
  [10] 陳邁講述, 張利民整理。蓬萊泉的故事[M]//徐福與象山。象山:象山縣徐福研究會,2009:115.

    李曉雯,王穎.民間故事的歷史記憶建構——以浙東徐福東渡傳說為例[J].浙江海洋大學學報(人文科學版),2019,36(04):27-31.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安徽时时彩规则 手机购彩最新消息 球棎比分 辽宁快乐12选5走势图表 AG夏日营地游戏技巧 pk10赛车玩法介绍 3d6码组六中奖多少钱 街机动物狂欢怎么赢钱 dnf2018疯狂马戏团在哪 北京塞车开奖结果 三分时时人工在线计划 吉林时时一天多少期 所有捕鱼来了游戏 骰宝技巧 中国铝业股票行情 大小单双预测 北京pk赛车走势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