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时时彩规则|安徽时时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醫學論文 > 臨床醫學論文 > 內科論文

肥胖流行病學及其相關疾病特征

時間:2019-10-10 來源:中國比較醫學雜志 作者:崔麗梅,呂納強 本文字數:7519字

  摘    要: 肥胖是目前全球常見的慢性代謝性疾病之一,常常并發或伴隨多種疾病。本文就肥胖常見伴發疾病,如合并糖尿病、高血壓、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低通氣綜合征、酒精性脂肪性肝病、肥胖相關性腎病、多囊卵巢綜合征、抑郁癥和肥胖相關腫瘤、相關死因的臨床特征及流行病學具體描述,以便廣大醫務人員早期正確識別肥胖疾病,早期診斷,早期預防。

  關鍵詞: 肥胖; 伴隨疾病; 臨床特征;

  Abstract: Obesity is one of the commonest chronic metabolic diseases worldwide, and is often associated with co-morbidities. The common clinical characteristics of the co-morbidities of obesity are described, including diabetes mellitus, hypertension, obstructive sleep apnea/hypopnea syndrome, 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 obesity-related glomerulopathy, polycystic ovary syndrome, depressive disorders, and obesity-associated neoplasia. The aim is that obesity-related diseases should be recognized at an early stage by medical professionals, so that they can be diagnosed and treated early in their progression.

  Keyword: obesity; co-morbidity; clinical characteristic;

  肥胖是目前常見的慢性代謝性疾病之一,由遺傳因素、環境因素等多種因素相互作用引起。肥胖癥(obesity)是一種以體內脂肪過度蓄積和(或)分布異常,往往伴有體重增加[1]。近20年來,全球及中國范圍內肥胖、糖尿病和高血壓等慢性疾病均呈顯著上升趨勢,常常同時合并存在,互相影響,可促進動脈粥樣硬化性疾病的發展,加重心腦血管疾病等,對人類健康具有巨大的威脅力,嚴重影響人們的學習和生活質量[1]。但是,肥胖的危害是可以早期預防的,本文將具體介紹肥胖的疾病特征,評估其在疾病中的特殊表現,便于醫護人員早期了解,早期診斷,早期預防。

  1、 肥胖的定義和診斷

  2016年美國臨床內分泌醫師學會(AACE)/美國內分泌學會(ACE)發布了肥胖治療指南,將肥胖定義為“脂肪組織過多引起的慢性疾病(adiposity-based chronic disease,ABCD)”,并提出肥胖的診斷應基于體重指數(body mass index,BMI)和伴發疾病,將腰圍和BMI共同作為診斷的金標準[2]。目前在臨床上,也常用BMI和腰圍作為判斷肥胖的指標。

  BMI定義:體重除以身高的平方(kg/m2)。中國成人超重與肥胖的BMI標準為,BMI≥24 kg/m2為超重,BMI≥28 kg/m2為肥胖。

  腰圍采用最低肋下緣與髂脊最高點連線的中點最為測量點,被測者取直立位平靜呼氣狀態下,用軟尺水平環繞于測量部位,松緊適度。中國建議女性≥85cm,男性≥90cm作為判斷肥胖的標準。

  2、 肥胖的流行病學

  2015年全球肥胖成人約6.037億,肥胖患病率為12%。2002年“中國居民營養與健康狀況調查”數據按照《中國成人超重和肥胖癥預防控制指南》標準我國成人超重率為22.8%,肥胖率為7.1%,估計人數分別為2.0億和6千多萬。大城市成人超重率與肥胖現患率分別高達30.0%和12.3%[1,3]。2016年版中國超重/肥胖醫學營養治療專家共識中指出,根據中國健康營養調查的數據顯示,成年人肥胖的患病率持續呈線性增長[4]。一項20年的中國成人肥胖患病率的調查數據也顯示,從1991—2011年間,中國成人肥胖的患病率從20.5%增加至42.3%,男性比女性增加明顯[5]。故肥胖的流行現狀不容樂觀。
 

肥胖流行病學及其相關疾病特征
 

  3、 肥胖相關的疾病特征

  肥胖癥可見于任何年齡,男女發病均等。多有進食過多和(或)運動不足的特點,常有肥胖的家族史。輕度肥胖多無癥狀,中、重度肥胖常常引起氣短、關節痛,肌肉酸痛等癥狀,常常并發或伴隨多種疾病。

  3.1、 肥胖與代謝性疾病

  肥胖相關的代謝性疾病是常常并發糖耐量異常、胰島素抵抗和糖尿病,血脂代謝異常,代謝性綜合征,高尿酸血癥和痛風。中國肥胖數據匯總分析了BMI與相關疾病患病率的關系,BMI≥24 kg/m2患糖尿病的危險是體重正常者的2~3倍,如果同時包括血糖高、血脂紊亂(血總膽固醇高、血甘油三酯高和血高密度脂蛋白膽固醇降低)的危險是體重正常者的3~4倍[6]。肥胖導致相關代謝性疾病的機制復雜,內臟脂肪堆積,胰島素抵抗與代謝性疾病的發生、發展均有密切關系。脂肪組織分為白色脂肪和棕色脂肪,白色脂肪組織可分泌瘦素、脂聯素、網膜素,血管緊張素受體蛋白(apelin)等多種脂肪因子,有些脂肪因子參與了血糖、血甘油三酯的異常調節,抑制胰島素的分泌,加重胰島素抵抗,或直接損傷血管內皮細胞,導致血管壁脂質沉積,動脈粥樣硬化,誘發代謝性疾病[7,8,9]。另外,近年來多項研究提出肥胖與腸道微生物群有關,肥胖人群的腸道微生物基因數量明顯高于正常體重的人群,可能通過干擾人體內環境平衡而導致肥胖[10]。

  3.2、 肥胖與心腦血管疾病

  在心腦血管疾病中,高血壓、冠心病、充血性心力衰竭,卒中和靜脈血栓形成都和肥胖有密切關系[11,12]。BMI≥24 kg/m2者患高血壓的危險是體重正常者的3~4倍。除了BMI和腰圍以外,近年來有研究提出肥胖患者的脂肪域與高血壓、糖尿病及冠心病的關系密切。脂肪域是指脂肪組織有效儲存脂肪的最大能力,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脂肪儲存能力[13,14]。不同的脂肪域,人體脂肪器官的儲存功能和對外界能量負荷的適應性則不同,人體對抑制異位脂肪沉積,或者降低有害脂肪對細胞組織的脂毒性(如胰島素抵抗、細胞凋亡以及炎癥反應)的能力也不同,故不同人群發生糖尿病、高血壓,冠心病的風險也不同。而腹部脂肪堆積與心血管疾病、糖尿病的發生風險呈正相關[15],可能的機制是肥厚的脂肪細胞和免疫細胞相關的脂肪組織可以促進炎性細胞的增殖,從而加速脂肪因子和有活性的脂質體的分泌,脂肪因子和脂質體的作用可以加重心血管代謝性疾病[16]。

  3.3、 肥胖與呼吸系統疾病

  肥胖可以引起氣短、呼吸困難,與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低通氣綜合征(obstructive sleep apnea hypopnea syndrome,OSAHS)、哮喘、低氧血癥也有密切關系。OSAHS也是一種常見病,近年來全球的OSAHS患病率逐年增高,國內成人OSAHS的患病率為2%~4%,其中60%~90%的患者合并肥胖,肥胖是OSAHS的獨立風險因素[17,18]。肥胖人群中OSAHS的重要發病因素與上氣道周圍軟組織的脂肪增加導致的解剖結構狹窄有關。另外OSAHS 患者多出現缺氧,長期處于低氧狀態,容易導致人體細胞和組織損傷,而咽側壁肌肉的代償性增厚以及周圍軟組織增大,又進一步加重氣道狹窄。OSAHS與支氣管哮喘的發病共同主要的因素之一是肥胖,內臟脂肪堆積,脂肪細胞中的瘦素水平增加,而長期低氧血癥可以造成瘦素抵抗[19]。同時肥胖可以誘發哮喘,可直接引起氣道高反應并且導致哮喘難于控制,肥胖與OSAHS、哮喘之間互相影響,互相加重[20]。

  3.4 肥胖與消化性疾病

  普通成人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NAFLD)患病率為20%~33%,肥胖癥患者NAFLD患病率為60%~90%,全球脂肪肝的流行與肥胖患者的迅速增加密切相關。在肥胖人群中,膽囊炎、膽囊結石,胃食管反流的患病率也比普通人群高。NAFLD是指除外酒精和其他明確病因的肝損害,以肝脂肪變性為主要特征的臨床綜合征,包括非酒精性單純性脂肪肝[21]。肥胖患者中,胰島功能抵抗通過炎性細胞因子增加了游離脂肪酸導致脂肪組織在肝的沉積,另外,過量的游離脂肪酸,肝細胞的胰島素抵抗促進和加重脂肪生成,抑制肝β受體氧化,進一步加重NAFLD[22]。

  3.5、 肥胖相關性腎病

  隨著肥胖患者的迅速增加,肥胖相關性腎病(obesity-related glomerulopathy,ORG)也越來越受到關注,ORG常常緩慢起病,以微量白蛋白尿或臨床顯性蛋白尿為早期表現,有時伴有腎功能受損,少數合并鏡下血尿或腎病綜合征。但是進展相對緩慢,在無治療干預的情況下表現為持續或者緩慢進展蛋白尿,少數患者可發生腎功能不全,甚至終末期腎病。而肥胖作為慢性腎病(chronic kidney disease,CKD)一種獨立的危險因素,需要早期識別,早期診斷。肥胖相關性腎病的發病機制尚不十分明確,可能的發病機制與氧化應激,血流動力學異常、腎素-血管緊張素-醛固酮系統(renin- angiolensin-aldosterone system,RAAS)激活、胰島素抵抗、脂代謝紊亂、脂肪細胞因子、炎癥因子作用等有關[23,24]。

  3.6、 肥胖與多囊卵巢綜合征

  多囊卵巢綜合征(polycystic ovary syndrome,PCOS)是目前常見的婦科內分泌代謝性疾病,臨床表現高度異質性,但是主要表現為月經稀發或閉經,不孕,肥胖,多毛,高雄激素血癥,卵巢有時表現為多囊樣,往往伴有糖尿病,高血壓,血脂異常,胰島素抵抗等疾病,嚴重影響患者的生活質量、生育及遠期健康。在育齡婦女中,其患病率約為5%~10%。PCOS 患者肥胖的患病率為30%~60%,以腹型肥胖為主[25]。我國PCOS 患者合并肥胖的患病率為34. 1%~43. 3%[26]。肥胖和胰島素抵抗被認為可以破壞女性卵泡的發育,干擾下丘腦-垂體-卵巢軸,導致慢性不排卵[27]。有研究顯示, 肥胖的PCOS 患者不孕率更高,流產率高,妊娠并發癥多[28]。

  3.7、 肥胖與抑郁癥

  對于肥胖患者,由于體型肥胖,常伴有活動不便、行動困難、不愿意與別人交往,從而引發焦慮、抑郁等不良情緒問題,影響了患者的日常生活工作。有研究顯示,肥胖患者抑郁癥的患病率為24%~55%[29,30],程度為輕度到重度不等,有的甚至會出現認知功能損害和軀體癥狀為主要臨床特征的一類心理障礙性疾病。越來越多的研究表明肥胖和抑郁之間有重要的雙向聯系,互相影響[31]。肥胖導致心理疾病的發病機制除了與胰島素抵抗,脂肪因子,炎癥因子有關,肥胖的抑郁癥患者腸道微生物菌群與正常健康人群顯著不同,可能的機制是通過腸-腦軸影響了抑郁癥患者的生物表型以及免疫激活、神經可塑性的活動等[32]。

  3.8、 肥胖相關性腫瘤

  來自2015年Lancet oncol雜志的全球腫瘤與肥胖的研究數據表明,超重和肥胖發病率高的國家,其新發惡性腫瘤的患者數明顯高于肥胖發病率低的國家[33]。在肥胖患者中,常常出現乳腺癌、食管癌、結直腸癌、肝癌、膽囊癌、胰腺癌、腎癌、白血病等[1]。2016年,國際癌癥研究機構提出肥胖是胃癌、結直腸癌、肝癌、胰腺癌、絕經后女性乳腺癌,甲狀腺癌等13種惡性腫瘤的發病危險因素[34]。2015年英國癌癥風險歸因分析研究,按年齡、性別和危險因素暴露水平分析,結果顯示超重和肥胖歸因的癌癥占到第二位,僅次于吸煙誘發癌癥的風險,比例分別為吸煙為15.1%,超重和肥胖為6.3%[35]。而且美國的一項研究表明,與肥胖相關的癌癥正趨于年輕化,新診斷的肥胖相關的腫瘤在65歲以上人群中減少,而在50~64歲的人群有所增加。許多與肥胖相關的癌癥也與糖尿病有關,包括乳腺癌、結腸癌、子宮癌、肝癌、胰腺癌等[36]。

  3.9 肥胖的相關死因

  相對于肥胖相關的疾病,與肥胖相關的死因也已經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來自國內及英國挪威的多項系統回顧、薈萃分析指出,肥胖導致的死因主要為心腦血管疾病、糖尿病和呼吸疾病及相關的腫瘤,超重及肥胖引起的全因死亡率分別增加5%及9%,心源性猝死的風險增加1.2-1.5倍[37,38];一項來自瑞典的大型代際、前瞻性研究顯示,超重及肥胖引起的全因死亡父系增加1.29倍,母系增加1.39倍,肥胖相關的腫瘤死因男性多為膀胱癌、結直腸等,女性多為膽囊癌、腎癌等[39]。

  4 結語

  肥胖根據不同病因可分為單純性肥胖和繼發性肥胖,本文總結了單純性肥胖及伴隨疾病的臨床特征,而繼發性肥胖如繼發于下丘腦、垂體疾病的庫興病的臨床表現為中心性肥胖,滿月臉、水牛背,軀干常常伴有皮膚紫紋等特殊體征,這里就不一一贅述了。故臨床上,肥胖與其他疾病往往同時存在,對于肥胖伴隨疾病的識別需要結合其他特殊的臨床特征共同判斷,早期正確識別以便早期診斷,早期預防。

  參考文獻

  [1] 中華醫學會內分泌學分會肥胖學組. 中國成人肥胖癥防治專家共識 [J]. 中華內分泌代謝雜志,2011, 27(9): 711-717.
  [2] Garvey WT, Mechanick JI, Brett EM, et al. American assoclation of clinical endocrinologists and american college of endocrinology comprehensive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 for medical care of patients with obesity [J]. Endocr Pract, 2016,22 (3): 1-203.
  [3] 武陽豐,馬冠生,胡永華,等. 中國居民的超重和肥胖流行現狀 [J]. 中華預防醫學雜志,2005, 39(5): 316-320.
  [4] 中國超重肥胖醫學營養治療專家共識編寫委員會. 中國超重/肥胖醫學營養治療專家共識(2016年版) [J]. 中華糖尿病雜志, 2016, 8(9): 525-540.
  [5] Mi YJ, Zhang B, Wang HJ, et al. Prevalence and secular trends in obesity among Chinese adults, 1991-2011 [J]. Am J Prev Med, 2015, 49(5): 661-669.
  [6] 中國肥胖問題工作組數據匯總分析協作組. 我國成人體重指數和腰圍對相關疾病危險因素異常的預測價值:適宜體重指數和腰圍切點的研究 [J]. 中華流行病學雜志, 2002, 23(1): 5-10.
  [7] 任航江,胡蒙亮,韓亭亭,等. 非編碼RNA在白色脂肪組織棕色化中的研究進展 [J]. 中華老年醫學雜志, 2019, 38(1): 105-110.
  [8] 童國相,王莎,高國應,等. 肥胖患者血清Apelin水平與血糖、血脂和胰島素抵抗的相關性分析 [J]. 臨床誤診誤治, 2019, 32(3): 90-93.
  [9] Grewal T, Enrich C, Rentero C, et al. Annexins in adipose tissue: novel players in obesity[J]. Int J Mol Sci, 2019, 20(14): E3449.
  [10] Le Chatelier E, Nielsen T, Qin J, et al. Richness of human gut microbiome correlates with metabolic markers [J]. Nature,2013, 500(7464): 541-546.
  [11] 程棣,林琳,彭魁,等. 中國社區人群肥胖與心血管疾病風險的相關性研究 [J]. 中華內分泌代謝雜志, 2017, 33(6): 465-472.
  [12] 中華醫學會心血管病學分會高血壓學組. 肥胖相關性高血壓管理的中國專家共識 [J]. 中華心血管病雜志, 2016, 44(3): 212-219.
  [13] Virtue S, Vidal-Puig A. Adipose tissue expandability, lipotoxicity and the Metabolic Syndrome--an allostatic perspective [J]. Biochim Biophys Acta, 2010, 1801(3): 338-349.
  [14] 曲伸,朱冰. 從代謝角度認識肥胖,用整體策略管理肥胖——近期國內外肥胖觀點的理解與解析 [J]. 中華內分泌代謝雜志, 2018, 34(4): 269-273.
  [15] 李占斌,高政南. 中老年人群中脂質蓄積指數對胰島β細胞功能影響的研究 [J]. 中華內分泌代謝雜志, 2018, 34(3): 228-232.
  [16] Scheja L, Heeren J. The endocrine function of adipose tissues in health and cardiometabolic disease [J]. Nat Rev Endocrinol, 2019, 15(9): 507-524.
  [17] 王揚,朱魯平,陳仁杰. 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低通氣綜合征與肥胖相關的研究進展 [J]. 中國中西醫結合耳鼻咽喉科雜志, 2019, 27(2): 156-160.
  [18] 馬驍,路盈,陳乾華. 肥胖與非肥胖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低通氣綜合征患者心外膜脂肪厚度與疾病嚴重程度的關聯研究 [J]. 中國全科醫學, 2019, 22(17): 2052-2057.
  [19] Phillips B G, Kato M, Narkiewicz K, et al. Increases in leptin levels, sympathetic drive, and weight gain in obstructive sleep apnea [J]. Am J Physiol Heart Circ Physiol, 2000, 279(1): 234-237.
  [20] 羅遠明,粱珊鳳,王璐. 支氣管哮喘與阻塞性睡眠呼吸暫停 [J]. 中華醫學雜志, 2019, 99(6): 414-415.
  [21] 中華醫學會肝病學分會脂肪肝和酒精性肝病學組. 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診療指南(2010年修訂版) [J]. 中華肝臟病雜志, 2010, 18(3): 163-166.
  [22] Wijarnpreecha K, Panjawatanan P, Aby E, et al. 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 in the over-60s: Impact of sarcopenia and obesity [J]. Maturitas, 2019, 124:48-54.
  [23] 宗慧敏,王霞,劉春蓓. 肥胖相關性腎病的研究進展 [J]. 中國全科醫學, 2019, 22(17): 2030-2035.
  [24] 葉勇健,潘天榮. GLP-1受體激動劑在肥胖相關性腎病中的作用機制 [J]. 國際內分泌代謝雜志, 2019, 39(1): 45-48.
  [25] 中國醫師協會內分泌代謝科醫師分會. 多囊卵巢綜合征診治內分泌專家共識 [J]. 中華內分泌代謝雜志, 2018, 34(1): 1-7.
  [26] Li R, Zhang Q, Yang D, et al. Prevalence of polycystic ovary syndrome in women in China: a large community-based study [J]. Hum Reprod, 2013, 28(9): 2562-2569.
  [27] Jarrett BY, Lujan ME. Impact of hypocaloric dietary intervention on ovulation in obese women with PCOS [J]. Reproduction, 2016, 153(1): R15-R27.
  [28] 中華醫學會婦產科學分會內分泌學組及指南專家組. 多囊卵巢綜合征中國診療指南 [J]. 中華婦產科雜志, 2018, 53(1): 2-6.
  [29] 徐園,郭淑麗,馬玉芬,等. 重度肥胖癥患者生活質量與抑郁狀況的相關性 [J]. 中國醫學科學院學報, 2018, 40(5): 625-629.
  [30] Preiss K, Brennan L, Clarke D. A systematic review of variables associated with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obesity and depression [J]. Obes Rev, 2013, 14(11): 906-918.
  [31] 烏斯曼阿巴伯克力,艾力艾克拜爾. 肥胖癥與抑郁癥相關性的研究進展 [J]. 中華肥胖與代謝病電子雜志, 2019, 5(1): 37-40.
  [32] Slyepchenko A, Maes M, Jacka FN, et al. Gut microbiota, bacterial translocation, and interactions with diet: Pathophysiological links between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and non-communicable medical comorbidities [J]. Psychother Psychosom,2017, 86(1): 31-46.
  [33] Arnold M, Pandeya N, Byrnes G, et al. Global burden of cancer attributable to high body-mass index in 2012: a population-based study [J]. Lancet Oncol, 2015, 16(1): 36-46.
  [34] 于洋,關海霞. 肥胖與甲狀腺癌:已知證據的思考和未來研究的展望 [J]. 中華內科雜志, 2019, 58(1): 5-9.
  [35] Brown KF, Rumgay H, Dunlop C, et al. The fraction of cancer attributable to modifiable risk factors in England, Wales, Scotland, Northern Ireland, and the United Kingdom in 2015 [J]. Br J Cancer, 2018, 118(8): 1130-1141.
  [36] Koroukian SM, Dong W, Berger NA. Changes in age distribution of obesity-associated cancers [J]. JAMA Netw Open, 2019, 2(8): e199261.
  [37] Chen H, Deng Y, Li S. Relation of body mass index categories with risk of sudden cardiac death [J]. Int Heart J, 2019, 60(3): 624-630.
  [38] Sun YQ, Burgess S, Staley JR, et al. Body mass index and all cause mortality in HUNT and UK Biobank studies: linear and non-linear mendelian randomisation analyses [J]. BMJ, 2019, 364: l1042.
  [39] Wade K H, Carslake D, Tynelius P, et al. Variation of all-cause and cause-specific mortality with body mass index in one million Swedish parent-son pairs: An instrumental variable analysis [J]. PLoS Med, 2019, 16(8): e1002868.

    論文來源參考:崔麗梅,呂納強.肥胖的疾病特征[J/OL].中國比較醫學雜志:1-5[2019-10-10].http://kns.cnki.net/kcms/detail/11.4822.R.20190927.1126.016.html.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安徽时时彩规则 鲫鱼说说赚钱的热词 k3k千炮捕鱼游戏大厅 做返利机器人终端赚钱吗 后三组六单式万能码014 微信交易单号生成规律 游戏机红黑梅方打法 打一场高尔夫球要多少钱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100期 二十一点玩法规则图解 黑龙江快乐10分钟 波西亚时光石墩赚钱 重庆生肖乐走势图 快三精准计划软件 黑龙江江省快乐10 腾讯3d捕鱼达人刷金币 微信上卖翡翠赚钱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