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时时彩规则|安徽时时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歷史論文 > 民族學論文

粟特民族對中華文化認同的形成原因分析

時間:2019-10-14 來源:重慶三峽學院學報 作者:馮敏 本文字數:14101字

  摘    要: 粟特民族是古代內陸中亞一個歷史悠久的民族,他們主要生活在阿姆河與錫爾河之間的河中地區。這一地區歷史上稱為索格底亞那,地處絲綢之路的北道和中道上,地理位置十分重要。依靠這一特殊地理位置,粟特人大多以外出經商謀生為主。由于多種原因,這一地區一直沒有建立過統一而強大的政權,先后由波斯、希臘、嚈噠、突厥、中國唐政府等政權和民族行使管轄權。從歷史背景來考察,這一地區是一個多種宗教信仰并存的區域,瑣羅亞斯德教、佛教、景教、摩尼教等先后流行。獨特的歷史背景締造了富有魅力的粟特文化,也造就粟特人文化上的靈活性與適應性。政治上的相對弱勢,使其形成對強大政權的慣性依賴。唐代曾一度控制和管轄中亞粟特地區,使粟特人對大唐文明、禮樂教化產生歸附和文化認同。

  關鍵詞: 歷史背景; 粟特人; 中華; 文化認同;

  Abstract: The Sogdians are the people with a long history in ancient Central Asia, who live mainly in the intermediate area between the Amu River and the Syr River. This area, historically known as Sogdiana,is located on the north and middle routes of the ancient Silk Road, and has a geographical importance.Depending on this special geographical position, the majority of the Sogdians go out to do business and make a living. For many reasons, there has never been a unified and powerful regime in this region, which has been governed by Persian, Greek, Gadda, Turkic, Tang government of China and other powers and nationalities successively.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historical background, this area is a region where many religious beliefs coexist. Zoroastrianism, Buddhism, Jing religion and Manichaeism were popular successively. The unique historical background has created a charming Sogdian culture, as well as the cultural flexibility and adaptability of the Sogdians. The relative political weakness has formed its inertial dependence on the powerful regime. The Tang Dynasty once controlled and ruled the Sogdian region of Central Asia, thus forming the Sogdian attachment and cultural identity to the Tang civilization and the culture of rites and music.

  Keyword: historical background; Sogdians; China; cultural identification;

  粟特人,在中國文獻中又被稱為昭武九姓、九姓胡、粟特胡等,屬于伊朗系統的中亞古代民族,操印歐語系伊朗語族東伊朗語——粟特語(Sogdian),使用阿拉美文的變體——粟特文。粟特人生活在中亞阿姆河(Ainu Darya)與錫爾河(Syr Darya)之間的河中地區(Transoxiana),特別是澤拉夫珊河谷(Zarafshan Valley)一帶。這里通常又被西方古典文獻稱為粟特地區(Sogdiana),是中西陸路交通要道的樞紐,也是古代伊朗、印度、希臘、羅馬、中國等多種文明的匯聚之地[1]3。

  一、多元文明的交匯地區

  唐代中西交通大開,來到中國的粟特人甚眾。這些粟特人為了不忘故國,同時迎合中國姓氏的習慣,遂以自己城邦小國的名稱為姓。當時粟特地區以昭武為王姓的城邦主要有九個,稱昭武九姓。歷史上的粟特人從未形成一個統一的帝國,長期受周邊強大外族勢力控制,先后臣屬于波斯的阿契美尼德王朝、希臘的亞歷山大帝國、塞琉古王朝、康居國、大月氏部、貴霜帝國等。在異族長期統治下,粟特人非但沒有滅絕,反而增強了自身應變能力,不僅保存獨立的王統世系,而且成為中古時代控制陸上“絲綢之路”的一個獨具特色的商業民族[1]5。

  公元前2千紀到1千紀之間,粟特人連同花喇子模人、西徐亞人等東伊朗民族一同生活在伊朗高原東北部地區。公元前6世紀波斯阿契美尼德王朝崛起后,這一地區又成為其索格底亞那行省。此后,粟特地區先后被亞歷山大帝國、塞琉古帝國、大夏(希臘—巴克特里亞王國)統治。根據漢文資料,在西漢至北魏之前,此地建立了康居王國。隨后,粟特地區又被嚈噠、突厥所占據,直到6世紀左右,在這一地區再現昭武九姓[2]。
 

粟特民族對中華文化認同的形成原因分析
 

  (一)希臘文明的滲透

  公元前334年,希臘馬其頓國王亞歷山大大帝(前336—前323)率軍征服希臘各城邦,并遠征波斯。公元前331年重創波斯大流士三世,結束阿契美尼德王朝的統治,開始了亞歷山大帝國統治的時代,伊朗地區進入希臘化時代。不久之后,亞歷山大又開啟對中亞的征服,同時也遭到粟特地區的激烈反抗。由于希臘文化與當地本土文化產生沖突,粟特人民對亞歷山大帝國的侵占進行頑強抵抗。為了加速對這一地區的征服,亞歷山大實施一系列籠絡人心的舉措,極力拉攏上層貴族,與貴族聯姻,并采用當地的制度習俗,如規定施行波斯朝儀,行跪拜禮,且其本人身體力行,戴波斯冠,穿波斯紫服,成為波斯式的皇帝[3]5。在亞歷山大大帝的努力下,粟特地區逐漸歸附。亞歷山大采用包容和寬松的管理手段,并沒有過多地改變這一地區的社會內部結構。

  公元前323年亞歷山大逝世,公元前306年塞琉古又征服了索格底亞那。此后,粟特人一直進行著反抗塞琉古帝國統治的斗爭。塞琉古命其長子安條克治理索格底亞那所屬的上行省地區,但收效甚微。公元前250年,巴克特里亞總督狄奧多塔斯(Deodotus)宣布自己為希臘—巴克特里亞(中文史書稱為大夏)國王,轄巴克特里亞、索格底亞那和馬爾吉安那三個行省。這樣,索格底亞那地區事實上又處于希臘—巴克特里亞王國的管轄之下。

  在希臘—巴克特里亞王國統治期間,由于月氏人的活躍,引發中亞大規模的民族遷徙運動。在希臘—巴克特里亞王國衰亡之后,這一地區又出現一個新興國家——康居。據《史記·大宛列傳》記載,張騫在逃離匈奴后,是先到大宛(費爾干納),然后被送到康居,最后才到達大月氏。這時大月氏已經占據阿姆河以南地區,而阿姆河以北的索格底亞那地區則由康居國控制。

  (二)康居時代

  《漢書·西域傳》記載康居有五小王。據《新唐書·西域傳》記載,康居五小王即隋唐時期粟特地區諸國中的安、石、史、何、火尋,都依附于康居。《漢書·西域傳》載:“成帝時,康居遣子侍漢、貢獻。”[4]卷九十六上《西域傳》3892此后,《三國志·魏書·烏丸鮮卑東夷傳》《晉書·武帝紀》《晉書·苻堅載記》都有康居遣使來華的記載。康居是自希臘—巴克特里亞王國衰落后,在索格底亞那地區崛起的王國。盡管康居是一個統一的國家,管轄著周邊諸多小國,但它的管理和統治依然是松散的,所轄小國有比較大的獨立自主權。康居王國在這一地區的統治一直延續到公元5世紀前后。

  (三)嚈噠帝國的統治

  4世紀后期,在中亞地區,嚈噠帝國逐漸強大起來。嚈噠首先征服索格底亞那,又攻滅貴霜,最后定居于巴克特里亞地區。《魏書·西域傳》記載:“嚈噠國,在于闐之西,高車別種。其源處于塞北,自金山而南,至文成帝時已八九十年矣。”[5]卷一百二《西域傳》嚈噠國統治索格底亞那地區是4世紀后期至5世紀初。嚈噠統治粟特地區之后,也實施比較松散的管理方法。“粟特地區對于嚈噠宗主地位的承認主要體現在繳納貢金上。嚈噠為了收繳更多的貢金,經常給予粟特諸國的內部社會生活以非常自由的獨立權力,同時還大力鼓勵粟特民族發展東西方貿易。因此,這些城邦國家仍以獨立國家的名義對中原北魏王朝進行朝貢貿易。”[6]

  (四)突厥的統治

  6世紀中期,突厥開始興起,558年突厥的木桿可汗打敗嚈噠,并占領其領土,原屬于嚈噠的粟特地區歸于突厥統治之下。突厥是游牧民族,對這一地區的統治非常有限,而粟特諸國對突厥的臣服也主要表現在繳納貢金上。《隋書·西域傳》曾記載康國“名為強國,西域諸國多歸之”[7]卷八十三《西域傳》1848,粟特城邦小國主要依附于較強的康國。突厥充分利用粟特人的經商才能,進行東西方商業貿易活動,賺取大量財富。一些有能力有聲望的粟特人,參與突厥的政治、商業和外交活動,在突厥帝國中發揮著較為活躍而積極的作用。突厥分裂為東、西突厥后,粟特地區處于西突厥的控制中。《新唐書·突厥傳》載,統葉護可汗即位后,“因并鐵勒,下波斯、罽賓,控弦數十萬,徙廷石國北之千泉,遂霸西域諸國,悉授以頡利發,而命一吐屯監統,以督賦入”[8]卷二百十五《突厥傳下》6056。可見,西突厥對粟特地區的控制,也是派遣官員監督收取貢金而已。粟特諸國國王仍然保持著實際的統治。

  (五)大唐的影響

  大唐王朝,御宇開邊、軍事強盛、包容萬方、開放多元,是我國帝制時代政治、軍事、經濟發展史上的一個高峰。唐太宗時積極經營西北邊疆,攻滅東突厥,貞觀十四年(640)設立安西都護府,對西域地區實施有效管轄。唐高宗顯慶二年(657)大敗西突厥,使原臣屬于西突厥的中亞諸國紛紛臣服。唐帝國在蔥嶺以西設立一系列都督府。其中在粟特地區就建立有康居都督府、大宛都督府、安息州、木鹿州等等。至此,粟特地區正式納入大唐王朝的統治范圍。

  唐政府在粟特地區也采取松散的管理方式,給他們以充分的自由和自主權。“但這個地區需要向大唐政府定期地繳納貢金,有時也需要提供強壯的男子來補充大唐的軍隊。”[9]大唐王朝對于粟特地區的管轄也同過去諸多政權基本相似,并不過多干涉其內部的治理。

  在大唐統治時代,索格底亞那地區得到很大發展。《新唐書·西域傳》記載的昭武諸國的數目比《隋書·西域傳》記載的有所增加,內容也更詳細。這說明一些小城邦國家逐漸強大,而且在外交上更加活躍,另一方面也反映唐政府對粟特地區了解的加深。從貞觀之治到開元盛世,隨著大唐國力的上升,對于周邊的民族和國家形成極大的吸引力。特別是善于經商的粟特民族,沿著絲綢之路東來販易,經營家業,乃至定居繁衍者不在少數。“粟特諸國也積極地派遣使臣與質子與大唐通好,他們對大唐有向往之心。唐政府也用極寬廣的胸懷來包容他們,委任高官,給予富貴和權力。”[1]15唐朝對中亞只有名義上的宗主權,而沒有對其地實行直接統治。換言之,中亞本地的社會政治制度并沒有被觸動,當地民族的統治者只要能給唐朝繳納相應的貢賦,就能保持原有地位不變,甚至還能得到唐朝加給他們的封號或官銜。同時,漢族人也陸續遷入新疆和中亞,使唐朝在政治上和文化上保持著對中亞的影響[10]。

  可見,中亞索格狄亞那地區歷史上屢遭周邊強大勢力入侵,先后臣服于希臘、大夏、嚈噠、突厥和大唐王朝,在文化上除了本地區的傳統因素,還受到上述各種文化的影響。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歷史際遇造就粟特人善于吸收多元民族文化的特征,鍛煉了其精明、吃苦耐勞和見風使舵的性格特征,為其商業活動的順利開展奠定基礎。

  二、絲綢之路對入華粟特人的非凡意義

  “絲綢之路”自西漢鑿空以來,長期作為我國通往中亞、西亞的唯一通道在歷史上發揮著重要作用。“絲綢之路”幾乎成為東、西方文化交流的代名詞[11]99。而對于粟特人來講,絲綢之路更有著非凡的意義。一方面,粟特人曾一度掌控絲路經濟命脈;另一方面,在本土面臨外族強大勢力侵犯時,粟特人可以沿著絲路向東方遷徙,進入中原帝國。在北朝、隋唐時期,進入中國定居的粟特人很快與漢族融合,隱沒在強大的中原文化之中。

  (一)兩漢時期絲路貿易日趨頻繁

  張騫出使西域后,東西方的貿易大門隨之打開,安息、康居和已屬大漢的于闐、龜茲等國恰好處在東西交往的通道上,成為商貿樞紐。商貿的發展刺激了這一地區政治、經濟、文化的交流與發展。無數征人、戍客、使臣、官吏和僧侶沿著張騫的足跡東來西往,還有絡繹不絕的商旅駝隊,馱載絲綢貨物,穿越高山大漠,由中國遠赴波斯、羅馬。公元前59年,漢宣帝建立西域都護府,西漢代替匈奴控制西域,保護中原與西域的貿易以及西域與中亞、歐洲轉手貿易通道的暢通。東漢班超在西域的一系列政治、軍事行動,使中原王朝對這一地區的經營再度達到鼎盛[12]。中華物質和精神文明,也隨著絲綢之路傳入西域。烏孫、龜茲因為尚漢公主,西漢時已沾華風。“新疆羅布淖爾發現漆木器及絲織品皆漢代遺物。在敦煌北面,羅布淖爾及和闐附近,曾有很多的木簡發現。敦煌所出皆兩漢文物,其中除屯戍文牘外,還有小學術數方技等書,羅布淖爾及和闐所發現者,則為自漢迄隋唐之際的遺物。”[13]

  (二)兩漢時期粟特人成為絲路貿易的主角

  絲綢之路的起點長安是漢朝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大批西域地區的少數民族使者、商人,通過漫長的旅途,齊聚長安,推動長安成為當時中原絲綢等物和西北各少數民族地區物產的最大匯集地和交換市場,也使西北地區成為絲綢之路貿易物品的重要集散地、物資交易市場和商品中轉站。

  入華粟特人對東西方經濟文化聯系的貢獻是不可磨滅的。各地出土文物中有許多珍品,如樓蘭、諾顏烏拉、帕爾米拉等地出土的漢錦,中原出土的玉制品,以及古羅馬金幣、伊朗銀器和玻璃器、犍陀羅美術、中國銅鏡和陶瓷器等,大都是華麗歷史和文化的寫照。絲綢之路所經過地區的各種文化,被商旅攜帶和傳播于各處,推動各種文化的交流和發展。

  漢代粟特人在錫爾河北岸康居國統治之下,為康居的屬國。康居幅員廣闊,西起錫爾河中游,東至塔拉斯河。“澤拉夫善河流域的粟特人皆為農耕民族,定居于沙漠綠洲城邦之內。最早到中國經商的便是康居的粟特人。”[14]

  中原人受以農耕為主業的傳統觀念影響,很少有人專門從事被視為“末業”的商業。在我國古代史上,商人和商業的地位一直不高。“商人”的來源據說是商朝的后人,即武王滅商以后,留在河南一帶的眾多商遺民,本來就有經商的傳統,后因生計所迫以經商為生。此后,人們就把經商、販賣,而不從事農業的人稱為商人。

  漢武帝采納董仲舒的建議,“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確立了儒家文化的正統地位。然而,儒家文化中“義與利”是對立的,追求商業利潤成為舍本逐末、取利忘義的行為。公元前119年,漢武帝實行打擊富戶和商業資本的算緡政策,借助行政手段剝奪商人的財產,破壞了商業的正常發展,使中等商賈人家以上大都破產,給我國商人和商業帶來沉重打擊。此后,中國開始從思想和政策上歧視商人,中原漢人對于經商充滿抵觸。“只在奪取功名無望,又沒有手藝傍身,且沒有土地的情況下,才會經商。這一點和西方人的觀點,特別是中亞粟特人的觀念完全不同。粟特人不以貿易取利為恥,反而非常重視能因經商致富的豪商大賈。”[15]33

  “其人皆深眼,多須髯,善市賈,爭分銖。”[16]卷百二十三《大宛列傳》史料記載了深目多須的栗特商人善市賈,爭分銖的情況。與不鼓勵大漢百姓經商相比,西域諸國來華的使節卻受到相當的優遇。武帝在巡狩時帶上外國客人,并給予很多賞賜,設酒池肉林宴,以示漢朝之廣大。“但這些外國使節,實際上很多是行賈的賤民。”[15]54正如《漢書·西域傳》罽賓國條杜欽向大將軍王鳳所說:“即而無親屬貴人,奉獻者皆行賈賤人,欲通貨市買,以獻為名。”[4]卷九十六上《西域傳》3886-3887由于漢使與西域商賈的往來,西域珍品陸續帶到漢朝,長安開始流行珍視外國式樣商品的異國趣味,尤其是崇拜西域文化的武帝,把自己的宮殿用西域珍寶裝飾起來[15]56。“以向往西極馬和汗血馬而開始的漢朝皇帝對西域文化的憧憬,不久便擴大到衣食住和物質文化方面,甚至涉及到其生活文化的所有領域。雖然西域的伊朗式文化,更加頻繁地傳入亞洲東部地區是在唐朝,但其曙光在漢代就已經開始了。”[15]63

  (三)魏晉南北朝時期絲綢之路繼續發展

  三國兩晉南北朝時期,豪強混戰,黃河流域遭到嚴重破壞,部分士族和勞動民眾遷移到長江流域避難,帶來南方絲織業的興起。至隋文帝楊堅時期,長江流域經多年開發,經濟上升。中國蠶桑絲綢業的生產重心由此開始向長江流域轉移。

  戰亂之中,絲路并未決斷,且不時發展較快,如前秦時期,氐族苻堅執政期間進入盛世,為十六國之首。前秦統一北方后,任命梁熙為涼州刺史,遣使西域各國,通報中原歸屬前秦之事,并以大量絲綢饋贈諸邦,以招徠貢使、商賈。《晉書》卷一一三《苻堅載記》稱:“朝獻者十有余國,大宛獻天馬千里駒……及諸珍異五百余種。”[17]卷一一三《苻堅載記》2900東北的新羅、肅慎,西北的大宛、康居、于闐以及天竺等62國,都與前秦遣使通好。

  后涼時期,呂光擊潰有獪胡王1數十萬大軍援助的龜茲頑抗后,西域三十余國“不遠萬里,皆來歸附,上漢所賜節傳,光皆表而易之”[17]卷一二二《呂光載記》3055。呂光破龜茲、獪胡之后,威震西域,其也因此受苻堅之命留守西域。在龜茲期間,呂光曾得千斛蒲桃,士卒取其實帶入內地,后涼離宮別館旁盡種之;又得龜茲樂及多種樂器、歌曲;并在龜茲迎回名僧鳩摩羅什,對以后佛教東傳有不可磨滅的歷史作用[10]。

  北涼玄始七年(418)晉滅后秦姚泓。419年北涼攻下酒泉,420年奪取敦煌,統一河西,北涼基本上控制了河西絲路通道要沖2,扼南北兩道的鄯善也向北涼朝貢,史云:“西域三十六國皆詣蒙遜稱臣貢獻。”[18]卷九八《氐胡·沮渠蒙遜載記》蒙遜結好控制青海道的吐谷渾,稱臣于日益向西域絲路要沖擴張的柔然,既向劉宋奉獻,又向北魏進貢,南北受封,在多邊的絲路貿易中獲利。公元439年北魏滅北涼,吐谷渾便西逾沙漠。吐谷渾與北涼聯合充當絲綢之路上的中介人而形成了緊密關系[11]157。

  (四)四大帝國環伺下的“絲綢之路”

  3—9世紀絲綢之路上的各帝國經歷了重大的文化和政治變化。西邊的伊朗、安息王國被薩珊王朝取代,薩珊王朝繼而控制了貴霜王國。同時,“依賴農業和畜牧業生存的獨立綠洲小國,因為迅速增長的貿易而壯大,其中包括粟特和巴克特利亞(大夏),以及帕米爾以東的塔里木盆地城邦,如于闐和龜茲。在整條絲綢之路和中國境內,都可以發現粟特人的足跡”[15]16。

  6世紀末7世紀初,吐蕃南部雅魯藏布江谷地諸王統一西藏高原大部分地區,建立了吐蕃帝國。蒙古由突厥部落聯盟統治。阿拉伯倭馬亞王朝的哈里發開始向東開拓疆土,7世紀到達阿富汗,公元680年后的10年抵達奧克蘇斯河,并在8世紀征服了奧克蘇斯河以東的粟特地區[15]16-17。

  715年,吐蕃和中國在中亞河間之地的大宛谷地發生沖突,阿拉伯帝國從西方趕來。阿拉伯軍隊一直遠征到塔里木盆地的疏勒,才被中國軍隊逼回帕米爾高原以西。在751年的怛羅斯之戰中,阿拉伯打敗中國,導致唐朝在中亞勢力的全面退卻[19],以及唐代后期回鶻大規模向西北的遷徙[11]198。755年12月,安史之亂爆發,大唐召回駐守在西域邊防的軍隊。吐蕃便掌握了絲綢之路上的大部分城鎮,且一直持續到9世紀中期。這段時間,來往中國的商旅只好繞行黃河以北,經過回紇疆域,被課以重稅。“回紇推翻西突厥可汗建立帝國,從游牧民族轉變為普遍以農業為生的民族。”[15]18之后,利用平定安史之亂的功勞,回紇與大唐之間維持著暴利的“絹馬貿易”,由此獲得的大量中國絲絹,再經由商業經驗豐富的粟特人販賣到更西的國家和區域,獲取高額的經濟利潤。

  (五)隋唐時期是絲綢之路的黃金時期

  隋唐時期是一個既善于繼承歷史文化遺產,又善于兼收并蓄地吸取各種外來文化營養的時代。隋唐文化匯聚當時世界多種文化資源,中亞的祆教、摩尼教,西亞的景教,南亞的佛教都可以在中國找到棲身之所。唐朝是當時國際貿易中最重要的進出口大國,粟特人競相購買中國的絲綢與瓷器。唐朝也是東亞各國的政治和文化范本,與西方世界大國關系很密切。拜占廷遣使來華在8世紀中葉以前的100年間見于記載的有6次,其他遣使來華的國家與地區多達50個。這都顯示了唐朝的世界意義。

  1.隋煬帝經營西域和張掖互市

  隋煬帝積極經營西域。首先派侍御史杜行滿、司隸從事韋節等出使西域,又派裴矩到河西走廊的張掖“監知關市”,發展同西域的貿易。后又在西域設置鄯善、且末,伊吾等郡,并開辦屯田。斐矩采用分化瓦解與軍事進攻相間的策略,制服了吐谷渾,在其舊地設置郡、縣、鎮戍等行政和軍事機構,將其納入帝國版圖,并移民實邊。在隋煬帝和裴矩君臣的努力下,吐谷渾與西突厥先后內附,保證了中原王朝對絲綢之路的有效控制,使其暢通無阻。

  裴矩派人前往高昌、伊吾等地,邀請西域諸國國王、使節和商人前來河西和內地參觀訪問或從事商貿活動。同時以張掖為中轉站,向長安、洛陽等地招引諸國使者和商人,往來者絡繹不絕。當時在絲綢之路的河西沿線,沿途設屯田戍卒。此外,隋煬帝又命薛世雄筑伊吾城(今新疆哈密),率兵屯守,以捍衛交通。大業六年(610),又增設伊吾郡,極大地刺激西域與中原之間的商貿往來。

  2.唐代對西域的經營

  唐代的西部疆域遠遠超過此前任何時代,唐太宗時期設立龜茲、于闐、疏勒和碎葉四個軍事重鎮。唐高宗時期擊破西突厥,鞏固了唐在中亞地區的統治。唐高宗顯慶三年(658)于統轄地區設置大宛等都督府,后來又置月氏都督府、波斯都督府等。

  唐初,天山以南各族均受西突厥控制。貞觀四年(630),伊吾城主擺脫西突厥的控制,到長安朝覲唐太宗并要求內屬。唐朝遂設西伊州(貞觀六年改為伊州),下屬伊吾、柔遠、納職三縣。貞觀十四年(640)唐太宗命侯君集等,率騎兵數萬征討高昌。高昌王麴智盛納城而降。在高昌設西州(初稱西昌州,后改西州),下設高昌、柳中、交河、蒲昌、天山五縣;西突厥葉護,懾于唐兵聲威,率部降唐,唐太宗于其地設廷州,下設金滿、輪臺、后庭、西海四縣;貞觀十八年(644),唐太宗遂派兵攻滅焉耆,同時設立焉耆都督府;貞觀二十一年(647),唐太宗派兵討伐龜茲,俘其王,龜茲歸附,設置龜茲都督府,又將安西都護府移至龜茲;貞觀二十二年,于闐國王尉遲伏闍信親自到長安朝覲,被授予右衛大將軍,隨之在于闐置毗沙州。至高宗上元初年,改毗沙州為毗沙都督府。貞觀九年(639),疏勒國王遣使向唐朝獻名馬,要求歸附。唐于其地置疏勒都督府,下屬十州[8]卷二二一上《西域傳》6233-6234。開元十六年(728),唐玄宗冊封其王裴安定為疏勒王。疏勒與其他地區略有不同,其國居民多祠祆神而不信佛教,當是受粟特人影響之故。

  唐朝對西突厥地區的行政管轄也頗有成效。高宗顯慶二年(657),平定阿史那賀魯之亂,不僅恢復和穩定了唐朝政府在天山南北所設三州、四都督府,而且對西突厥“裂其地為州縣”,把唐朝的行政設施進一步推行到阿爾泰山脈以南及錫爾河、阿姆河之間的廣大地區。在西突厥五咄陸部地區,即碎葉以東,設崑陵都護府,其管轄范圍大體是北至阿爾泰山脈,南至天山,東起準噶爾盆地,西至楚河。在西突厥五弩失畢部地區,即碎葉河以西,置蒙池都護府,其所轄范圍大體是東自碎葉河以西,西到里海、碎葉及怛羅斯(今蘇聯江布爾)等地。顯慶四年(659),賀魯余黨復叛。高宗命蘇定方率兵征討,年底,都曼等歸降,“蔥嶺以西悉定”[8]卷一一一《蘇定方傳》4138。“唐之州縣極西海矣。”[8]卷一一一《蘇定方傳》4138

  在“昭武諸國”,從唐高宗永徽至顯慶年間,陸續在康國設置康居都督府(府治薩末鞬城,今撒馬爾罕城),在石國設大宛都督府(府治柘折城,今塔什干城),在安國設置安息州(治所在阿濫謐城,今布哈拉)等[8]卷二二一下《西域傳》6246。各羈縻府州,在長安元年(701)以前,都歸安西都護府管轄。武則天長安二年(762),改庭州為北庭大都護府[8]卷四十地理志四1047,將昆陵、蒙池兩都護府所轄的天山以北,巴爾喀什湖以東以南的原西突厥地區的府、州、縣,劃歸北庭大都護府管轄,將安西大都護府轄區劃小,只管天山以南和蔥嶺以西,“昭武諸國”等地的府、州、縣。

  唐朝建立了中國古代史上最完整、管轄范圍最大的統治機構。大批漢人通過從軍、屯墾、經商、任官、移民等途徑,進入或長住于西北各民族地區;西北各少數民族人民,也通過各種途徑進入或長住于漢族地區。政府大膽吸收少數民族人才進入中央和地方各級機構,掌握或參與政治、經濟和軍事活動,推動西北地區與中亞、西亞、歐洲商業通道的絲綢之路,進入最繁榮的時代。

  8世紀,蔥嶺以西昭武諸國人,大量寓居河西至長安許多地方,特別是康、安二姓,在政治、文化藝術上都占有重要地位,其中不少是當時“顯貴”[20]。漢族遷往西域最多的是以屯田士卒、鎮戍官兵、商賈貨販、流放罪人的身份。敦煌石窟發現的“景云二年張君義告身”中說,他同伴在“安西鎮守軍鎮,在鎮多年,積勞有功”,同他一起受表彰的共263人,他們除了有西、沙、肅、蘭、靈各州,還有來自南方的洪州(州治在今南昌)、婺州(治在今浙江金華)、潤州(治在今江蘇丹徒);北方的燕州、翼州(治在今河北深縣東南),東邊的青州(治在今山東淄博市東北);河南的汝州、汴州等地。此外,在巴楚縣出土的唐代“蒲桃園契約殘紙”、沙雅縣出土的唐代“李明達借糧殘紙”等漢文文書[21],都是各民族之間租借活動的文書,表明不少漢族人定居于西域各地[11]225。

  3.隋唐時期與西域的經貿往來

  唐朝是中國封建社會的全盛時期。唐代的絲綢生產,無論產量、質量和品種都達到前所未有的水平。當時絲綢的生產組織分為宮廷手工業、農村副業和獨立手工業三種,較前代頗有擴展。其中,宮廷絲織工場有三種,一是由少府監管轄的織染署,主要任務是生產天子、太子及臣子的冠冕;二是尚功局,專管宮內衣服裁制、金玉寶貨、彩物繒錦絲枲等事務,也掌握一些絲織工場;三是掖廷局,掌管宮禁女工事務、教官女習藝等。這些宮廷絲織工場少則數十人,多則數百上千人,分工周密細致,技藝超群,標志著大唐絲織技術的成熟。唐政府實行“均田制”等強制農民從事蠶桑的政策,對絲織業的發展也起到促進作用。私營工場的發展也達到一定規模,有的私營工場一家就有綾機五百張。

  唐代對外絲綢貿易發達,長安是當時西北絲綢之路貿易的樞紐,又是東西方國際貿易大都市。其中西市的外來物品與絲綢貿易極為繁盛,外國商人充斥其中,尤以中亞粟特“胡商”最多。胡商帶來香料、藥物等賣給中國官僚,再從中國買回珠寶、絲織品和瓷器等。唐代絲綢之路增辟北道一條新線,即從尹吾西行,經北庭、輪臺、弓月至碎葉。北、中、南三線暢通[22]4,絲綢之路影響力和輻射面進一步拓展,中國精美的絲綢從長安出發源源西運,成為西方上流社會的貴寵。“中國的絲綢運到羅馬與黃金等價,羅馬貴族以穿上中國的絲綢為榮。”[22]6

  三、粟特人在突厥、回紇與大唐的貿易中發揮關鍵作用

  (一)突厥與中原貿易的中介

  突厥與中原之間有貿易的傳統。突厥人用馬、羊等畜牧產品和中原交換絹錦等絲織品。突厥獲得的絲織品,除滿足貴族的奢靡享樂之外,主要轉賣給西方商人。突厥人與西方的波斯和東羅馬帝國也有頻繁的貿易往來。這些貿易活動,更多的是通過粟特人進行。

  中原諸王朝沿突厥邊境開放的互市貿易,不僅滿足物質生活的需要,而且也使商人獲得大量的盈利。被武則天流放到北庭的裴伷先“貨殖五年,致資財數千萬”;安祿山“遣潛賈胡行諸道,歲輸財百萬”[8]卷二二五上《安祿山傳》6414;宇文化及兄弟[7]卷85《宇文化及傳》1888-1889,違禁與突厥人交市,京兆著姓韋藝也和突厥人貿易[7]卷47《韋藝傳》1268,并且發了大財。

  突厥人與中原邊境居民的互市,一般有貨幣交換和以物易物兩種形式。突厥人與西方人貿易也是使用錢幣和物物交換兩種形式。在阿姆河畔的市場,用大車和小船運輸,用銀幣作通貨。在迦畢試也有貿易市場。撤馬爾罕人精于貿易,很多商人與他們以物易物。貨幣交換也很普遍,突厥人曾發行過自己的錢幣。從出土的文物看,有以下幾種:“一是在伊塞克湖以北發現的突—中合璧式的錢幣,據法國Ed Drouin教授考證,是西突厥人的錢幣。二是在謝米列契耶發現的錢幣,其外形與中國銅錢相似,中有四方形小孔。三是突騎施錢,是突騎施汗國(690—766)通用的貨幣,在怛邏斯城和色勒庫爾干發掘出土。圓形,有一圈小環鑲邊,一面為蛇形長紋,一面為粟特字母突厥文(即回鶻文)。形制仿唐開元通寶。四是喀喇汗朝時期的錢幣。”[23]89

  突厥汗國對中亞草原、西域諸城郭國家、蒙古草原的統一,促進這一地區經濟和文化的發展。其中,貿易扮演了重要角色,擊敗柔然后,突厥獲得對中亞貿易線路的控制權,也掌控了中國和拜占庭之間的貿易。對于中國大唐和拜占庭的絲綢貿易,主要委托粟特人代為經營。突厥人使用粟特文,在某種程度上證明其進入了粟特文化圈。6世紀時,粟特文確為西域的共同語言。對于突厥人語言的粟特化,很可能是一些粟特人參與了突厥汗國的治理,為它提供官僚干部,并將該汗國改造成一個真正的國家。正是這些粟特人以商業行為及其國際關系,使突厥人形成一種世界遼闊性和貿易對于經濟非常重要的思想。粟特人對此非常清楚,這些操伊朗方言、有文化修養、文質彬彬的人,毫不猶豫地玩弄那些操突厥語、無文化修養和粗獷的突厥人。他們也毫不猶豫地把突厥人推向那些基本上與突厥人具有相同文明并操其語言的民族地區[24]。

  (二)回紇與大唐之間的絹馬貿易

  6世紀,鐵勒部中的突厥興起,回紇部成為突厥部的附庸。至其酋長胡祿俟利發吐迷度時,與唐兵呼應,擊破漠北的另一強部薛延陀,稱霸于漠北,吐迷度自稱可汗。回紇統一大漠后,即向唐朝遣使表示歸屬。唐太宗于貞觀二十年(646)親赴靈州(治所在今寧夏靈武縣西南),接見回紇等鐵勒諸部使臣數千人。這年年底,以吐迷度為首的回紇外九部及其他一些部的首領親自到長安朝覲唐太宗。唐朝遂以回紇部為瀚海都督府,吐迷度為瀚海都督、懷化大將軍,在其他各部亦設置府、州等機構。還由漠北修建一條南達漠南鸊鵜泉(今內蒙古潮格旗西北)的道路,全程置驛站68處,每處都有驛馬及酒肉供來往使臣[22]96,極大地密切了雙方的往來,并促進貿易的發展。

  唐與回鶻間的絹馬貿易非常重要。唐前期十分注意養馬事業,《大唐開元十三年隴右監校頌德碑》記,唐朝“置八使以董之,設四十八監以掌之,跨隴右、金城、平涼、天水四郡之地,幅員千里,猶為隘狹,更大監于河西豐曠之野,乃能容之……秦漢之盛,未之聞也”[25]卷二二六《大唐開元十三年隴右監校頌德碑》。張萬歲及其子孫“三世典群牧,恩信行隴右”[26]卷二一二《唐紀》二十八6735。在他們經營官馬的四十余年中,唐朝的官馬由三千余匹蕃息到七十萬匹[26]卷二一二《唐紀》二十八6767。玄宗前期,官馬數量雖有恢復,仍較前減少很多。唐肅宗在靈武即位時,所能收集到的官馬不過數萬匹。至吐蕃占據河西、隴右后,“苑牧畜馬皆沒矣”[8]卷五十《兵志》1339。當時沒有戰馬,幾乎就不可能組織起有戰斗力的軍隊,故須大力發展與回鶻的絹馬貿易[11]233。

  “安史之亂”后,回鶻“歲求和市”,如大歷八年(773)僅回鶻赤心所帶來的馬就有萬匹。唐朝對回鶻的“貢馬”價格,早期一般“以一縑易一馬”。初唐絹馬貿易雖不等價,但還是雙方互利的[23]100。乾元以后,每一馬易四十縑。馬價翻四十倍不說,且數量巨大,“動至數萬”。且“馬皆駑瘠無用”,至德宗初,唐負回鶻馬價達一百八十萬匹。回紇和唐朝也進行茶馬互市,但交易額不大。唐人陸羽(733—804)云:“其后尚茶成風,時回紇入朝,始驅馬市茶。”[8]卷一九六《陸羽傳》5612當然,唐與回鶻汗國之間的貿易,僅以絲綢之路貿易為主,且多集中在上層,商業同基層民眾的聯系并不廣泛。在喀喇汗朝時代,貿易市場遍及各地,商業深入千家萬戶,同居民的衣食等物質生活聯系起來。王朝也以法律的形式穩定物價,保證居民的生活。

  絹馬和茶馬貿易給回鶻社會帶來很多好處,大量錢財、縑帛運入回鶻地區,蒙古高原社會經濟生活發生許多變化。僅在這期間興起的城鎮,就有好幾處。如8世紀中葉,葛勒可汗讓粟特人和漢人在仙娥河(今色楞格河)畔,修建了一座富貴城;牟羽可汗時,在嗢昆河(今鄂爾渾河)流域又出現卜古可汗城、回鶻城等。草原上的統治者仿照漢地風俗修建城池,發展農業和定居,對于當地社會經濟的發展和文化積累具有重要意義。回紇曾兩次助唐平定安史之亂,唐也曾三次將公主嫁給回紇可汗。開成五年(840)左右,回鶻因天災與內亂,生產力遭到破壞,為黠戛斯攻滅。回鶻汗國滅亡后,諸部離散,其中可汗牙帳附近的13部南下降唐,后轉依東北其他部族,逐漸與之融合[23]97。

  四、入華粟特人的中華文化認同是歷史的必然選擇

  可見,粟特人具有多元文化的歷史背景。中亞粟特地區所處的絲綢之路,是東西交通的中樞地帶,也是一個無法封閉的地區,更是自古東西方經濟、文化進行交融,以及各種政治勢力和游牧民族長期爭奪之地[27]。

  在接受大唐管控之后,粟特人逐漸漢化,其文化變異多表現為接受漢文化,或為漢文化所涵化。當然,這個過程是緩慢漸進的,漢化的程度也是由淺入深、逐步發展的。最主要的途徑還是與粟特人的多邊貿易有密切關系,在與東西方的不同民族、國家地區的貿易中,粟特人善于吸收不同文化的精華。一則,粟特人靈活善變,具有經商所必須的敏銳洞察力,容易吸收異族文化。二則,為了貿易利潤考量,“爭分銖之利”的粟特胡商們,當然不會因為不懂異域語言或文化,導致商品滯銷或商路受阻,而是千方百計,疏通各種障礙,確保貿易順利獲利,不斷開拓更廣泛的貿易市場。

  經過多種文化之間的比較,粟特人為優秀燦爛的中華文化深深折服,他們或銳意進取,學儒家詩書,行仁義,明忠孝,躋身中原王朝,特別是唐代,帝國中央機關的昭武九姓人比比皆是;或潛心向佛,將絲路貿易與佛陀思想文化的研習與傳播結合起來;或求仙問道,向中華本土的道家學習,養生、修煉,不亦樂乎;或游心中華浩渺典籍之中,成為文化修養頗深的貌為胡人,實則“華心”的中華一份子。就這樣,入華粟特胡人在與漢人的深入貿易活動和文化交流學習中,受到更濃厚和深遠的影響,深刻認同中華禮樂文明,成為粟特人華化的主流。

  參考文獻

  [1]單海瀾.長安粟特藝術史[M].西安:三秦出版社,2015.
  [2]龔方震.粟特文[M]//中國民族古文字圖錄.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0:54.
  [3]王治來.中亞史:第1卷[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80:52.
  [4]班固.漢書[M].北京:中華書局,1962.
  [5]魏收.魏書[M].北京:中華書局,1974:2278.
  [6]陳海濤.漢唐之際粟特地區諸國與中原王朝的關系[J].敦煌學輯刊,1999(1):115-122.
  [7] 魏征,等.隋書[M].北京:中華書局,1973.
  [8] 宋祁,歐陽修.新唐書[M].北京:中華書局,2013.
  [9]吳玉貴.唐代西域羈縻府州建置年代及其與唐朝的關系[J].新疆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1986(1):55-6l.
  [10]王治來.論中亞的突厥化與伊斯蘭化[J].西域研究,1997(4):17-27.
  [11]楊建新,馬曼麗.西北民族關系史[M].北京:民族出版社,1990.
  [12] 杜光韻.歷代經營西北的影響[G]//甘肅省圖書館書目參考部.西北民族宗教史料文摘(甘肅分冊).蘭州:甘肅省圖書館,1984:24.
  [13]長澤和俊.絲綢之路史研究[M].鐘美珠,譯.天津:天津古籍出版社,1990:25.
  [14] 林梅村,賽博古.漢代絲綢之路上的粟特人[C]//中國人民大學北方民族考古研究所,中國人民大學歷史學院考古文博系.北方民族考古(第3輯).北京:科學出版社,2016.
  [15] 蘇珊·惠特菲爾德.絲路歲月——從歷史碎片拼接出的大時代和小人物[M].李淑珺,譯.海口:海南出版社、三環出版社,2006.
  [16]司馬遷.史記[M].北京:中華書局,1982:3174.
  [17]房玄齡.晉書[M].北京:中華書局,1974.
  [18] 沈約.宋書[M].北京:中華書局,1983:2414.
  [19] 張國剛.中西文明的碰撞[M].廣州:廣東人民出版社,1996:45.
  [20]向達.唐代長安與西域文明[M].北京: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1957:24.
  [21]黃文弼.塔里木盆地考古記[M].北京:科學出版社,1958:94.
  [22]康志祥,李毓秦.絲綢文化與絲綢之路[M].西安:陜西旅游出版社,1996.
  [23]藍琪.稱雄中亞的古代游牧民族[M].貴陽:貴州人民出版社,2004.
  [24]魯保羅.西域的歷史與文明[M].耿昇,譯.烏魯木齊:新疆人民出版社,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149-150.
  [25] 董誥,等.全唐文[M].北京:中華書局影印本,1983:2282.
  [26] 司馬光.資治通鑒[M].北京:中華書局,1976.
  [27] 馬曼麗.塞外文論——馬曼麗內陸歐亞研究自選集[M].蘭州:蘭州大學出版社,2014:275.

  注釋

  1此獪胡,有的認為是滑國,即嚈噠(見薛宗正:《河西諸涼王朝與西域》,《新疆社會科學研究》,1985年第7期)。
  2《資治通鑒》卷一二二《宋紀》四,宋文帝元嘉八年條,稱北涼統有“武威、張掖、敦煌、酒泉、西海、金城、西平七郡”。

    馮敏.從歷史背景考察粟特人中華文化認同的基礎[J].重慶三峽學院學報,2019,35(05):94-104.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安徽时时彩规则 大亨pk10专业版计划 模拟人生2怎样快速赚钱 幸运飞艇六码如何倍投 快乐10陕西 500彩票走势图 日本股票涨跌幅 有没有读书赚钱的软件推荐 大乐透中奖规则表 大乐透2006年全年开奖号码 打包纸皮真的赚钱 开局送18元的棋牌游戏 新彊时时三星走势图 老版万人炸金花下载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100% 微信炸金花 中超免费直播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