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时时彩规则|安徽时时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歷史論文 > 民族學論文

近代中國東北漢族移民主要來源及其意義

時間:2019-10-14 來源:云南民族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 作者:杜有,孫春日 本文字數:11449字

  摘    要: 有關東北移民問題的研究起于上個世紀初期, 在近百年的研究過程中, 有諸多高質量成果問世, 但就地域特點而言, 對近代東北移民尤其是漢族移民的研究十分薄弱, 研究成果較少, 且多側重對歷史的敘述及移民形態的研究。因而, 在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礎上, 以漢族移民人口為研究對象, 運用歷史學、民族學、人口學等相關學科的理論與方法, 重點對近代以來通過“遣戍”“移民實邊”和“闖關東”等方式來到東北地區的漢族人口, 以及其對當地經濟、軍事、文化和民族交融等方面的貢獻進行探討, 從而補充、深化近代東北漢族移民問題的研究。

  關鍵詞: 近代; 東北地區; 漢族移民; 貢獻;

  Abstract: The research on the problems of immigrants in northeast China began in the early years of the last century. During the last 100-year research, many high-quality achievements have come out. However, in terms of regional characteristics, the study of immigrants (especially the Han immigrants) in early modern times in northeast China is very weak, while the relatively few studies focus on a historical narrative review and the study of immigration form. Therefore, on the basis of the achievements of previous studies, this paper uses the theories and methods of history, ethnology, demography and other related disciplines to focus on the Han immigrants in northeast China who came by means of “repatriating”, “emigration for settlement” and “a brave journey to northeast China” in early modern times as well as their contributions to the local economy, military affairs, cultural construction and ethnic fusion, which can shed some light on the relevant studies.

  Keyword: early modern times; northeast China; Han immigrants; contribution;

  清政府掌控政權之后, 為了保護其“龍興之地”防止漢人與蒙古人對其區域漁獵生活方式和生存環境的破壞, 清政府對東北地區實行了封禁政策, 嚴厲的封禁使東北地區經濟社會發展極為緩慢。雖然清政府不斷地向東北地區“遣戍”犯人, 但并沒有形成規模。此后, 由于日、俄的不斷入侵, 清政府為了鞏固邊疆的國防解除了對東北的封禁, 推行了“移民實邊”的政策, 吸引來了相當數量的漢族人口。近代以后, 由于自然災害和政府政策的改變, 大批關內的漢族移民不斷遷入東北。移民的遷入不僅鞏固了國防, 而且使東北的大片荒地得到了更好的開發。漢族移民將關內先進的生產技術帶到東北, 使東北工農業生產得到了迅速發展。近代以來, 關內的漢族移民與當地的少數民族相互交融, 相互促進, 共同開發和建設了東北邊疆, 使東北的政治、經濟、文化得到了全面發展, 一度改變了東北落后的面貌, 使東北社會逐漸地走向現代化行列。

  一、東北地區漢族移民的來源

  (一) “遣戍”到東北地區的漢族移民

  “遣戍”是指封建社會對犯人的一種懲罰措施和手段, 到了元代演變成為了一種制度。元英宗時該制度得到了進一步的加強, 《大元通制》明確規定:“將南方的流放人員發配到遼陽迤北之地, 將北方的流放之人發配到南方湖廣之鄉。”這里提到的遼陽迤北之地, 指的就是當時的遼陽行省, 也就是我們今天所說的東北地區。另外, 《元史·刑法二》也記載:“諸流遠囚徒, 惟女直、高麗二族流湖廣, 余并流奴兒干及取海青之地。”從此種意義上講, 將流放之人遣戍到東北地區, 已經成為了一種制度, 不僅僅是懲罰的措施和手段。到了清王朝, 統治者為了進一步加強和維護統治的地位, 在一定程度上沿用了“遣戍”制度。清統治者在入關之前, 曾多次派兵深入明朝邊境及內地的山東、山西、直隸等地, 掠去百余萬人口, 帶回盛京為奴, 入關以后又制定了一整套完備的遣戍制度, 并以此來懲戒和處罰反抗者及觸犯刑律者, 并將其遣戍到東北邊疆1。

  《清史稿·刑法二》中記載:“明之充軍, 義主實邊, 不盡與流刑相比附。清初裁撤邊衛, 而仍沿充軍之名……然名為充軍, 到配并不入營差操, 第于每月朔望檢點, 實與流犯無異……。”2
 

近代中國東北漢族移民主要來源及其意義
 

  從上述還可以看出清代仍有大批觸犯刑律或者其他人員被遣戍到東北。如乾隆三十九年 (1774年) 山東王倫起義失敗, 參與者皆被遣戍東北。“至現在審訊之一千三百七十二犯, 其中如尚有曾受賊人偽官及其頭目, 并隨賊拘捕傷人者, 自當訊明正法, 不可姑息。其曾經供賊役使及打仗時徒手隨行者, 然無抗拒情形, 亦當嚴切訊明, 仍量其輕重, 分發伊犁及吉林、黑龍江等處, 給兵丁為奴, 并煙瘴地方安插”3, 這些被遣戍的山東人基本上都是漢族。此外, 由于律法的嚴苛, 有些入朝為官的仕子, 尤其是漢族的仕子, 偶爾說幾句公道話, 就會被權臣抓住把柄, 謫戍流徙, 其犯人家屬也均被發配到東北地區。如:

  順治十五年 (1658年) 應詔陳言略曰:上孜孜圖治, 求言詔屢下, 而遲回觀望者, 皆以從事言事諸臣, 一經懲創, 則流徙永錮, 相率以言路為戒耳。臣以欲開言路, 宜先寬言官為罰, 如流徙諫臣:李呈祥、季開生、魏瑁、李祵、張鳴駿等, 皆與恩詔。4

  這里提到的季開生、郝浴、張鳴駿等都是遷移而來的漢族移民。康熙五十年 (1711年) 山東的張景龍等五十余人, 因迫于饑寒, 搶奪食物, 本“俱擬即行正法”, 后從寬免死, 發往黑龍江、寧古塔等處充當水手。康熙五十二年 (1713年) 規定:

  發遣犯人, 俱發三姓5地方。雍正十三年 (1735年) 再次重申規定:“嗣后發遣人犯有應發寧古塔等處著, 皆改發三姓地方, 給予八旗一千兵丁為奴。”6

  乾隆二十一年 (1756) 在山東德州拿獲妖言人劉德照, 其人妄言災禍, 誆誘鄉愚, 從寬免死, 發往黑龍江, 給披甲人為奴。嘉慶十四年 (1809年) 侍郎廣興在山東審辦控案, 任意威嚇, 婪索贓銀, 數至累萬, 嘉慶帝親加廷訊, 最后處以絞刑, 其子蘊秀發往吉林充當苦差。這些被遣戍到東北的山東人幾乎都是漢族。據三姓檔案統計, 遣戍東北各地為奴的人犯數量, 從乾隆元年到嘉慶十二年, 這七十二年間三姓地方累計發遣賞奴二千六百二十八名, 以小窺大, 從三姓一地的遣戍犯人看整個東北地區的全部, 我們不難估計其漢族遣戍這里的數量。據統計, 在康乾年間被遣戍到東北地區的就有四五萬人, 加上家屬和隨從足有十幾萬之眾。7清代詩人丁介曾有《出塞詩》寫道:

  萬里關河竟渺茫, 沙場一去鬢如霜。

  賀蘭山外笳聲動, 鴨綠江頭草色黃。

  南國佳人多塞北, 中原名士半遼陽。

  君王倘恤邊庭苦, 早賜金雞下白狼。

  該詩形象地寫出了當時遣戍人數之多, 以及他們在東北塞外生活的苦寒。詩中提到的 “南國佳人”“中原名士”多是漢族人口。這些被遣戍的流人之所以數量眾多, 其主要原因是清朝實行“緣坐”之法, “一人犯法, 禍滅九族”, 有的時候甚至是要牽連鄰居。

  從遣戍的分布區域來看, 清政府最初是將犯人遣戍到今遼寧省的沈陽、尚陽堡等地, 后來是將犯人遣戍到今吉林省的烏喇、琿春等地, 最后是將犯人遣戍到了今黑龍江省江城、齊齊哈爾等地。從遣戍的犯人數量上看, 清前期要多于清后期。到了清朝后期, 由于社會矛盾加劇, 內憂外困, 統治者也不得不放松對社會上各種罪犯的懲治。“遣戍”制度因此受到了嚴重的沖擊, 再加上資本主義刑法的傳入, 加之實邊的需求以及山東、河南移民的涌入, “遣戍”制度基本上處于廢止狀態。

  (二) “移民實邊”到東北地區的漢族移民

  19世紀中后期, 由于清政府的腐敗和閉關鎖國, 西方列強們便開始了對中國的侵略, 沙俄逐漸對東北地區展開了侵略。面對沙俄的不斷侵略, 清政府指示吉林將軍銘安與前往辦事邊防事宜的吳大瀓“妥籌一切事宜”, 其中包括招民墾荒事宜。8光緒七年 (1881年) 清政府對吳大瀓委以重任, 所有三姓、寧古塔、琿春防務都責成吳大瀓督辦, 并將各處屯墾事宜妥為籌辦。9吳大瀓非常重視移民事宜, 提出了“移民實邊”的主張, 并在吉林地區進行實施。光緒六年 (1880年) , 為了響應吳大瀓“移民實邊”的主張, 御史英俊上書奏折曰:

  吉林、黑龍江地居邊隅, 界連外國。而黑龍江所屬呼蘭、巴彥蘇蘇等處與外洋僅一河之隔, 河名黑陰, 其東南為呼蘭河夾流之會。呼蘭河之北, 黑陰河之西, 聞有荒場, 高埠平坦, 連長數百里, 與外國相去百數十里不等, 向無兵民鎮居。茲當慎重之時, 請旨飭下黑龍江將軍, 速即密查地界情形是否屬實, 應如何作未雨綢繆之備, 妥速密奏。且此處地方遼闊, 或專招旗丁墾荒, 或自愿遷居者撥給他地畝若干, 輕賦緩稅, 勢必蟻聚, 既可防邊防不測, 并可免膏腴久棄。10

  該道奏疏顯然是已經把“移民實邊”視為防止沙俄和發展東北地區的良策。因此得到了很多人的響應, 翰林院編修朱一新就是代表之一, 他還對“移民實邊”的具體做法提出了建議:

  吉林精華在伯都納, 黑龍江精華在呼蘭, 應使山東之民繳價于官, 承墾若干晌, 數年后乃令升科, 東省籌款甚難, 此則官民兩利。11

  吳大瀓督辦在吉林地區督辦防務期間, 移民實邊工作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吉林地區的人口和土地開墾數量得到了顯著增加。以琿春地區為例, 《吉林通志》記載:

  光緒十一年 (1882年) 琿春三岔口居民有600多戶, 到光緒十七年 (1891年) 僅僅不到十年的時間, 琿春三岔口居民達到1403戶, 10043丁口。整個琿春地區新增加墾民4410戶, 19940丁口。12吳大瀓自己也曾驕傲地說:昔日“六十里中無人煙, 膏腴一片空棄捐”, 而現在已經成為了“朝出耦耕鋤便, 從此墾辟相蟬聯, 雞犬家家相毗連”的新氣象。13

  從光緒三十四年 (1908年) 至宣統元年 (1909年) 僅一年多的時間里, 東北中部的吉林地區移民墾荒便進入了一個高潮。其中較為典型的額穆縣 (今蛟河縣) 、琿春縣、吉林縣等處均有大量的移民進行墾荒和勞作。到宣統二年 (1910年) 清政府見到了移民所帶來的好處, 于是便在東北的黑龍江省密山縣設立招墾局, 開始大量招收移民。招墾局還為移民提供路費, 對從事耕種的移民每人分田地4-5坰, 并給予一定的資助。隨著清政府對東北地區的解禁和 “移民實邊”政策的深入推進, 東北地區的移民數量日益增多。據《滿洲旅行記》記載:

  由奉天入興京 (今遼寧新賓縣) , 道上見一山東車, 婦女擁坐其上, 其小兒啼哭, 側臥輾轉, 弟挽于前, 兄推于后, 老嫗依仗, 少女相扶, 踉踉蹌蹌, 不可名狀……逐對連群, 慘聲憾野。有行于通化者, 有行于懷仁 (今遼寧省恒仁縣) 者, 有行于海龍城者, 有行于朝陽鎮者, 肩背相望焉。14

  另有詩云:“昔轉天下粟, 遼東常苦饑。今開沈陽田, 谷運關以西。民力莫教馳, 地力莫教遺。籌邊無善策, 農戰相維持。”15

  由此可見, “移民實邊”還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據統計, 東北地區的人口 (不包括黑龍江地區) 1871年330萬人, 1881年455萬人, 1891年517萬人, 161908年1445萬人, 1909年1550萬人, 1910年1683萬人。17這樣的人口增長速度, 在近代歷史中是很罕見的。移民的增加為東北地區經濟社會的發展和對邊疆的鞏固做出了積極重要的貢獻, 也有效地遏制了列強侵略東北的野心和圖謀。

  (三) “闖關東”到東北地區的漢族移民

  “闖關東”是中國近現代史上規模最大, 影響最大的移民現象。其移民是自發行為, 遷徙的主體民族為山東、河北、河南等地區的漢族群體, 其遷往的主要區域就是東北地區。究其遷徙原因正如何廉所說:“內地人民之遷徙赴東三省者, 皆由于移民原籍之驅使及東三省之吸引力使然。”

  清朝末年由于關內的自然災害以及東北封禁的解除, 關內移民便大量地涌入東北地區。清人徐宗亮曾用“趨之若鶩”來形容關內移民, 尤其是直隸和山東的移民大量遷徙東北。另據《申報》記錄, 山東的客船從遼河進入東北的一天就有37艘之多, 每艘客船約有200余人, 僅營口碼頭一天就有8000余移民進入, 其它碼頭涌入的移民也是源源不絕。《盛京時報》也有記錄:“直魯難民抵長春者非常擁擠每屆滿鐵列車抵達車站, 只見長春驛上摩肩接踵, 萬頭攢動, 著青藍衣短棉襖, 身肩行李, 扶老攜幼。”

  由此可見, 東北的全面解禁揭開了漢族移民“闖關東”的序幕。據戶部清冊統計信息記錄, 咸豐元年 (1850年) 遼寧奉天地區有人口258.2萬人, 到光緒三十四年 (1908年) , 奉天地區人口數已達到471萬人。18同治九年 (1870年) 時, 東北呼蘭地區漢族人口達10萬人, 19到光緒七年 (1870年) 時, 該地遷入漢族移民已達到20多萬戶, 到宣統三年 (1911年) , 黑龍江地區全省人口數已達到300多萬人。20東北地區的這些人口中, 除少數為土著居民外, 大部分居民是移民和移民的后裔。

  民國以后, 移民進入東北地區的速度勢如泉涌。以吉林省為例, 1923年遷入移民僅有19萬人, 1927年至1929年每年都在30萬人以上, 平均每年至少有10萬人在吉林省地區定居。21從數據上看, 吉林省人口增長最多的是洮南府所屬各縣 (白城地區) , 1907年為159170人, 1931年為818313人, 增加了66萬人, 增加了1.4倍;其次是東邊道, 即通化和渾江所屬各縣, 在1907-1931年間人口增加65.2萬人;延邊地區各縣 (不含琿春) , 在1907-1931年間人口增加34.8萬人。22另據趙中浮統計, 從中華民國成立到九一八事變前的20多年間, 東北三省總人口從1440萬人增至2995萬人, 增加人口超過1500萬人, 23這些人口大多是“闖關東”的漢族移民。

  上述的漢族移民, 通過這幾種途徑遷徙到東北之后, 或從事耕種、或放山 (采參) 、或淘金、或伐木、或筑路、或潛心治學、著書立說, 積極傳播中原文化, 為東北地區的經濟發展、文化教育、邊疆鞏固及民族融合都起到了很大的促進作用。

  二、東北地區漢族移民的貢獻

  清初的東北由于明清戰爭的破壞, 到處荊棘滿地、荒無人煙。近代以來, 大量漢族移民進入東北邊疆以后, 他們淚灑冰天, 雪沃寒土, 依靠東北地區豐富的資源, 憑借吃苦耐勞的勞動精神和堅忍不拔的意志, 為東北邊疆地區的經濟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 促進了東北地區農業、手工業等方面的發展。

  (一) 在經濟方面的貢獻

  東北地區, 尤其是黑龍江省和吉林省的大部分地區, 土地肥沃, 資源物產豐富, 各種山蔬野蔌, 都堪稱佳品。但由于邊疆地區居民以少數民族為主體, 主要從事漁獵和牧業, 對農耕不夠重視。同時由于當時耕作技術原始, 耕作方法單一, 最終導致的結果就是糧食產量很低。漢族移民遷入后, 他們帶來了關內先進的耕作技術和耕種方法, 從根本上改變了東北長期以來簡單的生產結構和耕作方式。這就使東北地區的農業種植品種不斷增加, 如豆類、小麥、水稻、、旱稻、玉米、高粱等。在短短的二三十年間, 綏化北滿漁牧之鄉, 一變而為農產之地。據俄羅斯學者尼可來夫調查, “北滿一區, 每年生產農產物六千二百萬噸”。東北地區的松遼平原、三江平原土地肥沃, 初種無需肥料, 且產量很高。尤其是大豆的種植面積增加迅猛, 大豆之產額, 居世界第一, 揚眉吐氣, 大豆的品質之佳, 為世界所稱道。東北地區也因此成為中國乃至世界最重要的大豆生產基地。

  東北農作物的耕種面積隨著移民人口的迅速增加而大幅增加, 農業生產技術的提高, 糧食單位產量和總收貨量也不斷上漲, 到民國初年在東北已基本形成了幾個主要糧食產區, 如松花江以西的松嫩平原一帶有克山、海倫等產糧縣, 盛產大豆、小麥、玉米、高粱等農作物。東北的糧食產量迅速提高, 從“清末時期主要農產品年產量共約800萬噸, 增加到1928年的1830萬噸、1929年的1840萬噸、1930年的1910萬噸”。關內移民的披荊斬棘、廣開地利才使近代東北成為我國的商品糧基地。正如吳希庸先生所講:“此為三千萬勤勉之中國人辛苦勞作之成果”24。

  移民的到來不僅促進了農業的發展, 也促進了工業的興起。東北工業發展最快的是農產品加工業。伴隨著關內移民的大量遷入, 東北地區得到了開墾, 荒地變成了良田, 農作物的種植面積逐年增加, 糧食產量也迅速提高, 與此同時農場品加工業也隨之興起, 榨油業、面粉業、釀酒業很快發展成為了東北地區的支柱產業。尤其是榨油業和釀酒業幾乎遍布東北的各城鎮和鄉村。據統計, 東北地區從1919年至1931年新設立的榨油廠有337家, 1912年至1931年新增的釀酒廠有423家。25近代東北工業普遍起步較晚, 規模不是很大, 但是行業較齊全。在關內移民的推動下, 東北工業不斷地興起和發展, 這在很大程度上壯大了民族資本實力, 對外國資本入侵起到了抵制作用。

  正如日本人的記載:“旅行滿洲各處, 其與目相接著, 皆山東店, 為山東省移民所開設者也”。山東人富于團結力, “商人互相援急, 恰如一大公司, 其各商店則似支店, 互相交流商品, 以資流通。而金錢上猶能通融自在, 故雖有起而與之爭者, 奈山東人制勝之機關備具, 終不足以制之也。滿洲人及俄羅斯商人固無論矣, 即德國人之精于商者, 亦退避三舍, 不能與山東人抗衡, 是以山東人在滿洲西伯利亞一帶經濟上之優勢, 足以凌駕一切”26。

  因此可以說, 關內移民是近代東北農業和工業興起和發展的重要基礎力量, 貢獻之大, 不可磨滅。

  (二) 在軍事方面的貢獻

  東北地處邊疆地區, 與俄羅斯、朝鮮相接壤, 而隔海與日本為鄰, 尤其是近代面對沙俄的侵略, 邊務就成為貫穿有清一代的突出問題, 而正是在這一點上, 東北地區的漢族移民做出了極大貢獻。

  俄日是近代以來中國東北最大的威脅者。中國在甲午戰爭中的慘敗使邊疆危機日益加深。在1904年至1905年的日俄戰爭中, 俄國戰敗, 雙方簽訂了《樸次茅斯和約》, 俄國將中國東北南部權益轉讓給日本, 俄國勢力在東北日益萎縮。與此同時, 日本還在計劃實施移民計劃, 企圖在解決國內人口過剩問題的同時在東北站穩腳跟, 以圖大規模侵略中國。這期間, 朝鮮的移民也越江而至。早在康熙年間朝鮮移民就頻頻越江開墾, “長白山南北區域, 雖在奉旨封禁之列, 奈守邊之吏鞭長莫及, 其潛移越墾者防不勝防”27。光緒年間, 清政府對朝鮮移民越江墾殖加以管理, 默認了其越墾的現狀。光緒三十年 (1904年) , 日本侵占了朝鮮, 并試圖吞并中國東北, 妄圖實現移朝鮮人于東北, 再將日本人移往朝鮮的計劃, 嚴重威脅了東北邊防安全。據1931年《東北年鑒》統計:居住在東北的日本僑民“凡二十四萬, 合以韓民人數則有八十三萬余人, 據民國二十年之調查, 乃已超過一百萬人以上”28。

  咸豐十年 (1860年) , 為了防止沙俄南下, 鞏固中俄邊境的安全, 清政府對東北地區進行局部解禁, 并準許一部分漢族移民遷往哈爾濱以北地區, 以鞏固北疆。光緒四年 (1878年) , 在吉林將軍銘安奏請清政府的各種改革方案中, 有兩條對移民實邊有較大的影響:“凡官有之土地給予民間時, 無論漢人滿人, 一律待遇, 漢人婦女, 亦可向關外移植”29。這放寬了對關內移民的條件。光緒三十年 (1904年) , 東北全部解禁。中東鐵路修建前, 北滿地區只有齊齊哈爾、呼蘭、寧古塔三個地方招墾移民, 其它地區還是一片荒涼, 僅有游牧部落居住。中東鐵路完工為移民實邊提供了便利條件, 移民開始大規模北上, 充實邊疆。

  20世紀20年代, 面對蜂擁而來的移民, 東北當局對移民的優惠政策有增無減。例如:1925年, 為了能夠給移民提供一定的幫助, 張作霖在天津設立移民局, 同年, 為積極倡導移民, 交通部在《京奉、京綏兩路發售移民減價票規則》中規定“凡移民及其家屬乘車, 票價均較定章減至十分之四五。至孩童年在十二歲以下者, 及移民本身隨帶之農具, 均予一律免收車費”30。

  綜上可知, 大批移民的到來充實了東北邊防, 鞏固了邊疆, 達到了移民實邊的效果, 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日俄在中國東北地區的擴張。另一方面, 也有效地遏制了朝鮮人和日本人在滿蒙發展的步伐。更值得一提的是, 以移民為主組成的各種抗戰隊伍, 多次與日、俄侵略者作戰, 保衛東北家園。例如, 韓登舉在甲午戰爭之際, 在黑龍江海城抗擊日軍, 其后又多次與俄羅斯交戰, 為抵抗外來侵略做出了重要貢獻。在之后抗擊日本侵略者的過程中, 東北地區漢族移民都做出了巨大的犧牲, 為抗戰的勝利做出了重要貢獻。

  (三) 在文化方面的貢獻

  東北地區一向“苦寒”, 惡劣的氣候環境外加清政府的長期封禁, 致使東北地區開發得比較晚, 因此文化也很落后。移民的遷入改變了這種狀況, 移民將中原文化帶到了東北, 對東北地區文化的創建與發展起到了積極的促進作用。

  漢族移民遷移到東北地區后, 面對東北當地的文化程度低的現象以及自身生存的需要, 便有一部分人選擇教書授徒, 其中比較典型的代表是遼東的郝浴和陳夢雷。據《鐵嶺縣志》記載, 郝浴到鐵嶺之后, 建立“銀岡書院”, 招徒講學, 開設詩書禮樂等課程, 使鐵嶺文化漸開, 士之向學。據《閩侯縣志》記載, 陳夢蕾在沈陽講學, 各類達官顯貴, 諸侯公卿家子弟均前往拜師學習, 可謂是門庭若市。此外, 還有一些漢人被當地的官府聘請為書院的書生, 據《八旗文經》記載, 朱履中曾經在吉林烏喇等地主講“白山書院”, 王興存在齊齊哈爾等地主講“經義書屋”等, 這些使吉林“彬彬弦誦, 文教日興”, 齊齊哈爾“始有弦歌之聲”。

  漢族移民不僅講學授徒, 使東北文教逐漸興起, 漢族移民在出關時攜帶的各類書籍, 也為東北地區知識和文化的傳播起到了極大的促進作用。如楊賓在《柳邊紀略》中描寫到:寧古塔書籍最少, 日常所能見到之書籍, 惟余父有《史記》《五經》《昭明文選》《漢書》《李太白全集》;周長卿有《盛京通志》《字匯》;呀思哈媽、車爾漢阿媽有《紀事本末》和《皇明通紀纂》, 這些書籍雖然極為平常, 在內地十分常見, 但在寧古塔卻十分稀少, 被視為瑰寶, 為人所重視。由此可見, 漢族移民攜帶的書籍為東北地區的文化傳播起到了積極作用。

  更值得稱頌的是, 漢族移民在教書工作之余, 或長歌當哭、或登山臨水、或訪問故友、或憑吊古跡, 他們將自己的所見、所聞、所感都記錄了下來, 從而創造了許多詩歌和學術著作。他們的詩歌高度反映了東北的現實, 其內容悲壯幽怨, 有著與盛唐邊塞詩不同的特點。其中, 較為典型的詩文集有吳兆騫的《秋笳集》和《歸來草堂尺牘》、陳夢蕾的《松鶴山房詩文集》等。他們的學術作品, 記錄了東北的地理環境、歷史沿革、風土人情、民族民俗、山川物產等, 為我們今天進行歷史、文化及民族、民俗研究提供了詳實可靠的第一手資料。其中, 較為典型的學術著作有方拱乾的《寧古塔志》、楊賓的《柳邊紀略》、董國祥的《鐵嶺縣志》等。

  漢族移民的貢獻不僅僅體現在教育和書籍傳播方面, 對東北地區醫學、藥學、哲學、宗教等方面的發展和傳播都起到了極大的促進作用, 也得到了世人與后人的頌揚。漢族與各少數民族雜居相處, 互相學習, 少數民族也相繼接受了較為先進的漢族文化, 而這個過程中, 漢族也吸收了其他少數民族的文化因素, 形成了以中原文化為主體并融合少數民族文化成分的具有東北地區特色的文化。

  (四) 在民族交融方面的貢獻

  東北是滿族的發祥之地。滿族可以稱得上是土著民族, 滿族人口在東北也是占有相當數量的, 吳桭臣在《寧古塔紀略》中有描述:“凡各村莊, 滿洲人居者多”, 這說明了當時東北地區滿族人口的數量。由于漢族人口的遷入, 經過數世而后, 子孫繁衍交融日繁, 到了近代以后形成了以滿漢為主體各民族共同雜居的局面。各民族共同生活, 相互學習、相互影響, 客觀上促進了各族人民間的經濟文化交流和民族間的融合與團結。

  漢人楊越, 被當時巴海將軍尊為座上賓, 禮之為師, 軍中諸事也常請其商議。其妻范氏節日出門, “諸鎮將妻女若望見之, 爭相邀過其廬, 扶居南炕中, 割雞豚舉酒為壽。有邀而不得者, 則以為恥”31。楊越病卒歸葬時, “土漢送者, 哭聲填路”, 甚至許多年后還“悲思之”。這反映了滿漢民族關系的融洽。當地土著人民飲食之俗“沾染漢習”。《吉林外紀》載:寧古塔地方人民“尚純實, 耕作之余, 尤好射獵。近年漢字事件日增, 競談文墨”。足證漢人傳播漢族文化對東北地方影響, 是非常明顯的。甚至東北當地人也認為:近來“日向和暖, 大異曩時”, 是漢人到來的結果。在漢人影響當地人的同時, 漢人也受當地人影響。吳桭臣云:“久沉異域, 語言習俗, 漸染邊風”, 反映出民族文化融合的向心力。至道咸年間, 民族融合更是達到了一定的程度, 如法國傳教士囂克所說:“滿洲境內無一村鎮非漢化, 實與中國本部各行省無異也”。吳桭臣在《寧古塔紀略》中描寫到:漢人各居東西兩門之外, 余家在東門外, 有茅屋數椽, 庭院寬曠。周圍皆木墻, 沿街留一柴門。近窗牖處, 俱栽花樹。余地種瓜菜。家家如此。因無買處, 必須自種。后因吳三桂造逆, 調兵一空。令漢人俱徙入城中。余家因移住西門口。內有東西大街, 人于此開店貿易。從此人煙稠密, 貨物客商, 絡繹不絕, 居然有華夏風景。32

  這些都有利地證明了漢族為東北地區經濟社會發展與繁榮發揮的作用以及為民族融合所做出的貢獻。此外, 大量的漢族移民與當地的少數民族通婚, 也在很大程度上促進了民族間的融合與團結。

  綜上我們可以看出, 數以萬計的漢族移民遷入到東北后, 與當地各族人民一道, 披荊斬棘, 經過辛勤的勞作與經營, 使荒涼的東北變成了繁華昌盛之地。在此過程中, 他們有的因饑寒交迫, 卒于征途;有的忍辱含垢, 葬于異域;有的為除弊政, 犯顏直諫;有的當外國侵略者入侵時勇于荷戈而戰。他們為開發東北保衛邊疆所做出的犧牲是我們無法想象的, 正如謝國楨先生所言:吾國先民, 流徙東北, 與當地的兄弟民族共同努力, 苦心經營, 煞費了無限的心血, 由榛莽的地帶, 漸漸變成繁盛的區域, 實則非一朝一夕所為, 所可想象而能辦到的。33因此我們說, 漢族移民的貢獻和影響是值得我們后人永遠稱頌和追憶的, 漢族移民在逆境開拓和敢于斗爭的革命精神, 是我們今天進行愛國主義與革命傳統教育的最好教材。新時代的我們不應該忘記先輩的功績和奉獻, 我們應該繼承和弘揚先輩的革命精神, 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貢獻我們的智慧和力量。

  注釋

  1 李興盛:《東北流人史》, 哈爾濱:黑龍江人民出版社, 2008年版, 第165頁。
  2 趙爾巽等:《清史稿》, 北京:中華書局, 1976年版, 第45頁。
  3 《清實錄》, 北京:中華書局影印, 1985-1987年版, 第986頁。
  4 趙爾巽等:《清史稿》, 北京:中華書局, 1976年版, 第157頁。
  5 三姓是指吉林將軍轄區北部, 今黑龍江東北部地區。
  6 [清]乾隆官修:《清朝文獻通考》, 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 2000年版, 第204頁。
  7 佟冬:《中國東北史》 (第5卷) , 長春:吉林文史出版社, 2006年版, 第102-114頁。
  8 《清實錄》, 北京:中華書局影印, 1985-1987年版, 第591頁。
  9 遼寧省檔案館編:《清代三姓副都統衙門滿漢文檔案選編》, 沈陽:遼寧古籍出版社, 1995年版, 第414頁。
  10 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館藏檔案:軍機處錄副奏折, 屯墾耕作9553卷81號御史英俊奏折呼蘭等處請飭墾荒由。
  11 席浴福等:《皇朝政典類纂》 (第19卷) , 沈云龍主編:《近代中國史料叢刊續編》 (第88輯) , 臺北:文海出版社, 1982年版, 第526頁。
  12 [清]長順修等:《吉林通志》卷28, 食貨志·戶口, 長春:吉林文史出版社, 1986年版, 第504頁。
  13 [清]吳大瀓:《皇華紀程》, 長春:吉林文史出版社, 1986年版, 第313頁。
  14 [日]小越平隆:《滿洲旅行記》, 克齊譯, 上海:上海廣智書局, 1902年版, 第34頁。
  15 李興盛:《東北流人史》, 哈爾濱:黑龍江人民出版社, 2008年版, 第114頁。
  16 梁方仲:《中國歷代戶口、田地、田賦統計》,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1980年版, 第26頁。
  17 民國36年東北物資調節委員會印:《東北經濟小叢書·人文地理》, 北京:京華印書局, 1948年版, 第19頁。
  18 數據來源:葛劍雄, 候楊方等:《人口與中國的現代化 (1850年以來) 》, 上海:學林出版社, 1999年版, 第151頁;吉林省地方志編纂委員會:《吉林省志·人口志》, 長春:吉林人民出版社, 1992年版, 第2頁;孫乃民:《吉林通史》 (第3卷) , 長春:吉林人民出版社, 2008年版, 第88頁;范立君, 肖光輝:《清代奉天地區移民與農業近代化》, 《農業考古》2014年第6期。
  19 [美]何炳隸:《明初以降人口及其相關問題:1368-1953》, 葛劍雄譯, 北京:三聯書店, 2000年版, 第189頁。
  20 數據來源:中東鐵路局商業部編:《黑龍江》, 湯而和譯, 北京:商務印書館, 1931年版, 第155-156頁;《黑龍江行省公署檔案》黑龍江檔案館藏, 1911年, 21-2-40第40、47、67頁;熊映梧:《中國人口》 (黑龍江分冊) , 北京:中國財政經濟出版社, 1989年第56頁對該內容有所論述。
  21 趙中孚:《近世東三省研究論文集》, 臺北:成文出版社, 1999年版, 第3頁。
  22 吉林省地方志編纂委員會:《吉林省志》, 長春:吉林人民出版社, 1992-1999年版, 第80頁。
  23 趙中孚:《近世東三省研究論文集》, 臺北:成文出版社, 1999年版, 第162頁。
  24 吳希庸:《近代東北移民史略》, 《東北集刊》1941年第2期。
  25 數據來源: (日) 滿鐵經濟調查會編印:《滿洲油坊現勢》, 第1頁;東北三省經濟史學會、撫順市社會科學研究所編:《東北地區資本主義發展史研究》, 哈爾濱:黑龍江人民出版社, 1987年版, 第28頁。
  26 [日]小越平隆:《滿洲旅行記》, 克齊譯, 上海:上海廣智書局, 1902年版, 第34頁。
  27 [清]張鳳臺:《長白匯征錄》, 長白叢書本, 長春:吉林文史出版社, 1987年版, 第124頁。
  28 東北文化社年鑒編印處:《東北年鑒》, 長春:東北文化社年鑒編印處, 1931年版, 第1308頁。
  29 中國社會學社:《中國人口問題》, 上海:上海書店, 1989年影印版, 第147頁
  30 章有義:《中國近代農業史資料》第2輯 (1912-1927) , 北京:三聯書店, 1959年版, 第656頁。
  31 該詩句在楊賓:《大飄先生雜文殘稿·范孺人傳》中有記載。
  32 [清]吳振臣:《寧古塔紀略》, 哈爾濱:黑龍江人民出版社, 1985年版, 第18頁。
  33 謝國楨:《清初東北流人考》, 《謝國楨文集》, 哈爾濱:黑龍江人民出版社, 2013年版, 第175頁。

    杜有,孫春日.論近代東北地區漢族移民來源及其貢獻[J].云南民族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9,36(05):121-127.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安徽时时彩规则 梦幻西游打125装备赚钱吗 手机上玩的二八杠游戏 乐通118手机客户端 迷恋信用卡赚钱 七星彩精准专家预测 pc28组合套利 必中一位 pk10技巧经验 093彩票最新版 不看牌抢庄牛牛口诀 西游争霸安卓版 努力赚钱的经典说说 广东11选5五计划软件 波克捕鱼达人千炮版挂 北京pk10最稳定玩法 pk10技巧 冠亚和稳赚